205 趁虛而入

一個人在客廳里揪心難過了好一陣,敲了敲夏耀臥室的門,本來是想叫兒子起床的,結果敲了半天沒人應,只好推門而入。

夏耀的被子疊得好好的,一大早就沒影了。

夏母心頭的怒意可想而知。

就在這時,門鈴又響了。

夏母朝外面嚷嚷一聲,“不是說不用陪了么?怎么還不走?”

門鈴停頓片刻,很快再次響起。

“你煩不……”

夏母拉開門的那一刻,第二個“煩”字硬生生地噎回口中,斂這雙目直直地看著面前的人,眼神中的不可置信終于在某一刻爆炸為強烈的驚喜。

“文慧!!!劉……劉庭??”

門口的兩位與夏母年齡相仿的女人相繼發出爽朗的笑聲,然后給了夏母一個久違的擁抱,昔日的三朵姐妹花時隔十三年再度聚首。

“你們兩個怎么來了?”夏母感覺像是做夢似的。

文慧和劉庭相視一笑,說:“來看看你啊!!”

在這逢年過節之際,尤其是夏母需要人安慰的時候,能有這么多年的老朋友千里迢迢來探望自己,心中倍感溫暖,眼淚都快飚出來了。

“來來來,先進來坐。”

兩個女人走進夏家,打量著整個房間,唏噓道:“你們家可真夠大的。”

“房子再大,沒人住也白搭。”夏母嘆了口氣。

文慧聽出了夏母口中的怨氣,關切地問:“怎么了?老姐們兒?”

家丑不可外揚,尤其是大過年的日子,好不容易才和多年未見的老朋友重逢,夏母不想說那些糟心的事掃了大家的興。

“沒事,咱這得有十一……十三年沒見了吧?唉,整整十三年,十三年前最后一次碰面還是在老班長的婚禮上。唉,感覺就像是昨天的事,一眨眼老班長的孩子都讀初中了。”

劉庭接口道:“是呀,那會兒我兒子還在我腿邊兒轉悠呢,現在都已經出國三年了。”

“過年沒回來啊?”夏母隨口一問。

劉庭說:“國外只過圣誕節,這會兒沒假期啊!”

“對,我給忘了。”

夏母端著兩杯茶朝老姐們兒走去。

這三個女人在八十年代就讀同一所大學,住在同一個宿舍,如膠何漆。畢業之后天南海北,各赴夢想,最后又回歸現實。

文慧出國深造,嫁給一個老外,后來經歷離婚變故,重返回國,境遇一直不盡人意。劉庭畢業后就去東南沿海一帶謀發展,后來定居在香港,兒子早年出國,丈夫常年奔赴在外,也是孤苦伶仃一主兒。

那個年代的“革命友誼”淳樸濃厚,一旦交下便堅不可摧。無論經過多少

歲月的蠶食,再次見面時不過是多了幾根白發,幾道皺紋,笑容依舊如往昔般

親切動人。

文慧打量著夏母說:“唉,我怎么咸覺你這些年老了很多呢?”

夏母感慨道:“操心操的。”

“你還操心啊?”文慧撅起嘴,“我們三個里面屬你命最好,老公老公仕途坦蕩,兒子兒子年輕有為,你還想怎么樣啊?”

家家才本難念的經,夏母只是勉強一笑,便沒再說什么。

劉庭又聊起當年的風流韻事,忍不住調侃夏母。

“念書那會兒你多招眼啊!人漂亮又會打扮,你穿什么樣式的永服,全校的女生都一窩蜂地跟著穿。用現在的話講,那就是引領時尚的潮流。”

“對!”文慧說,“那會兒你多洋氣啊!現在怎么……”

夏母低頭瞧見自己這一身慘不忍睹的居家裝扮,再一瞧老姐們兒的時尚衣著,心里不免有些落差感,想不起來多久沒捯飭自個兒了。

“哦,我這不是剛起床么?還沒來得及歸置呢。你們先聊著,我去歸置一下。”

劉庭指著夏母朝文慧擠眉弄眼,“瞧見沒?說她臭美她還來勁了。”

結果,夏母這一照鏡子不要緊,氣色和老姐們兒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。化壯品寥寥無幾,有種無力回天的感覺。柜子里的衣服風格老成,花樣甚少,已經記不請多久沒去逛街了。整天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轉悠,跟兩個老爺們兒著瞎急,已經話得失去自我了。

兩個女人還在追憶夏母讀書那時的多才多藝。

“你現在還彈不彈琴了?還跳不跳舞了?我記得你的舞跳得特好啊!還時不時就作一兩首小詩念給我們聽。”

“對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貶斥中國式婚姻的那首,說中式婚姻就是囚困浪漫、自由與女性魅力的牢籠,是被年齡綁架后又為年齡普而茍活的卑賤里程……貌似是這么個意思吧,還信誓旦旦地說你肯定不會結婚。”

夏母聽到這些恍若隔世,只有內心深處還殘留著那么一小撮的悸動。

暢談感慨完風光的過往,又不得不回歸到無奈的現實。

“你們兩個怎么來北京了?又是怎么找到這來的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