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悔不當初。

袁縱趕到樓門口的時候,救護車已經到了,但是醫護人員聽說上面有危險爆炸物,遲遲不敢上去,非要等警察來了才肯救人。

袁縱火速沖到家中,開門看到眼前的景象,瞳孔欲裂。

盡管田嚴琦已經及時將臉上的硫酸處理,但因為接觸量太大,導致他的面部和脖頸大面積燒傷,整張臉已經面目全非了。不僅如此,硫酸嗆入口鼻導致消化道受損,打完那個電話后就癱倒在地,現在已經昏迷不醒了。

袁縱迅速抱起田嚴琦往樓下沖。

人被抬上救護車后才緊急搶救,袁縱就坐在田嚴琦身邊。田嚴琦稍微有了一絲意識,血紅的瞳孔費力撐開,掃了袁縱一眼,從喉嚨里艱難地吐出一個字。

“疼……”

袁縱目露苦楚,什么都沒說,緊緊攥著田嚴琦的手一直到醫院。

“病人需要馬上手術,您是家屬么?”

袁縱點頭,“是。”

“那麻煩您在上面簽個字。”

田嚴琦被推送到手術室搶救,漫長的等待過程中,袁縱一真坐在手術室外面沉默無語地抽著煙。他沒給田嚴琦的家人打電話,這么晚了老公母倆肯定睡著了,而且就算打了也不能馬上趕到,白給家人添堵。

夏耀從袁縱的車上下來之后,并沒有立刻回家,而是去了袁縱的家里。

袁縱因為走得急,被撬開的門鎖也來不及修,家門就那么大敞著,夏耀徑直地走了進去。

房間里彌漫著一股刺鼻的腐蝕性液體味兒還有人肉味兒,最濃的當屬夏耀那個房間。夏耀走進去之后,除了看到田嚴琦看到的那些令他心酸的場景,也看到了那個旅行包和再次閃爍起來的計時器。

夏耀訓練有素地將定制爆炸裝置拆除,盡管爆炸并非設計者的初衷,但里面確實存有大量炸藥,一個頭發絲的靜電都可能導致爆炸。

為了徹底解除危險,夏耀小心翼翼地將炸藥包移到樓下的空地上引爆。即使站在十幾米開外的區域內,夏耀的腳板仍舊能感覺到地皮的強烈震動。

然后再次上去,把袁縱家被撬壞的鎖拆卸下來,換上剛買來的新鎖。

一切善后工作都完成之后,夏耀默默地回家了。

而田嚴琦的手術整整進行了一宿,第二天早上才脫離危險。

因為田嚴琦的突發事故讓袁縱公司的管理進一步陷入癱瘓之中,袁縱只能先回公司打理,然后請兩名高護照看田嚴琦。

即便如此,袁縱考慮到燒傷的痛楚和田嚴琦在北京無親無故的凄慘狀況,依舊在忙完之后第一時間來醫院照看田嚴琦。

這么一來,袁縱陪伴夏耀的時間就大大縮減了。

他也試著給夏耀打電話,但是夏耀把他拉進了黑名單,電話一直打不通。

轉眼一個多禮拜過去,看著田嚴琦情況有了好轉,抵擋不住思念的袁縱還是抽空去找了夏耀一趟。

夏耀就在辦公室,隔著窗戶一眼看到袁縱的車停在大門口。

但是門衛大爺攔著他不讓進。

夏耀定定地看著袁縱在那里和大爺交涉,反反復復地商量懇求,指手劃腳。然而大爺死咬著不放,袁縱也沒有辦法,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公司還有一堆事要處理,袁縱只能無奈地驅車離開。

袁縱上車后有一分多鐘的停頓,那一陣停頓讓夏耀心如刀割。

趕上周末,夏耀還是去醫院看了田嚴琦。

他去的時候袁縱恰好不在。

因為燒傷病人怕感染,夏耀換了隔離衣和鞋套,才被允許入內。

田嚴琦依舊插著氧氣管,腦袋和脖頸處被包裹得像個粽子。

如果不是病床上貼著病人信息,夏耀幾乎都認不出田嚴琦。

田嚴琦整張臉都是黑紫色的,而且顏色分布不均勻,很多地方有凸起和未脫落的血咖,而脖頸的位置更伴有潰爛化膿的現象,算是徹底毀容了。

田嚴琦以前的警惕性很強,幾乎有點兒動靜就能馬上醒過來。

但現在卻經常昏睡,因為醒過來就意味著難以容忍的疼痛。

夏耀突然想起初見田嚴琦時,他那意氣風發的模樣,那一聲“我就是奔著袁總來的”說得不卑不亢。每次看到自己,臉上都帶著積極向上的迷人笑容。即便他一直迷戀著袁縱,都從未做過任何讓夏耀惡心的事。

也恰恰是因為這樣,田嚴琦強勢地在夏耀的道德和良心上尋找缺口,讓夏耀忍卻不甘心,恨卻不夠絕。

此時此刻,夏耀特別想自私地罵幾句:沒你的犧牲我照樣能把袁縱公司的事擺平,沒你的多此一舉,我和袁縱都能安全地把炸藥裝置解除。用得著你自作多情么?你丫把我擠兌到什么位置?你倒霉都是自找的,你丫就是活該!

可面對這樣的田嚴琦,夏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他只能在田嚴琦的手上使勁攥一下,然后起身走人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