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3傻狍子。

袁縱沒再說話,定定地瞧著夏耀吃。

雖然夏耀心情不爽影響了食欲,但架不住這飯好吃,大口大口吞咽,完全忽視旁邊兩道熾熱的目光。袁縱看著夏耀蠕動的嘴唇,與大雪融為一色的面頰,心中不由的在想:我有多久沒親他了?

茫茫白雪,滿樹銀花。

路人往這里瞥一眼,都能清楚地看到男人注視男人時那兩道深情濃郁的視線,沒人會想到他們是已經分了手的。

夏耀上一秒鐘還在因為袁縱那句,“我偏不主動跟你說復合”而憤憤不平,下一秒鐘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眉間的十字結舒展開,眉梢跟著挑了挑。

“對了,我想起一件事。”

袁縱這才回過神來,問:“什么事?”

夏耀把胳膊肘搭在袁縱肩膀上,痞痞的眼神勾搭著他,“小田讓我給你們倆人牽牽線。”

袁縱臉色變了變,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我答應了啊!”夏耀說。

袁縱動作生硬地將夏耀手里的飯盒搶過去,沉聲說道:“我就當這飯喂狗了。”說完起身大步朝自個的車走去。

夏耀看到袁縱生氣心里樂開了花,還不要臉地追過去了。

“大粽子,別走啊,我還沒跟你說完呢!”

一直追到袁縱的車旁,斜著倚靠在車門上,眼珠滴溜溜地圍著袁縱的冷臉轉。

“怎么樣啊?考慮考慮唄,我們小田人多好啊!聰明能干,善解人意,各項全能。”

袁縱冷銳的目光脾睨著夏耀,不說話。

夏耀變本加厲地氣人,“今兒小田還跟我嘟噥呢,說好長時間沒見著你了,你去看看他吧,人家怪想你的。”

袁縱大手粗魯地拉拽著夏耀,“靠邊兒!”

“干嘛?”夏耀的神經瞬間繃了起來。

袁縱說:“去看看他,不能讓你白溜嘴皮子。”

夏耀的那張臉蹭的一下就陰了,攔都攔不住。

依舊梗著脖子霸占著車門,不讓道也不服軟。

“我說袁縱,你看你這張臉,明擺著是一副我強逼著你去的勁頭。你得高興知道么?你得真心實意把人家撂你心里頭,不能整天跟我耗。說真的,忘了我吧,給人家小田點兒機會,人家小田也夠不容易的。”

袁縱突然笑了,一把攥住夏耀的手。

夏耀的手被袁縱的大手包裹著,異常的暖和,心里也一份灼熱。明明很享受,還硬要裝成一副授受不親的架勢。

“別介,袁縱,你這樣讓小田多傷心。”

結果,人家袁縱壓根不是為了牽夏耀的手,而是要把夏耀拽到一邊,顧自打開車門。

夏耀急了,一把薅住袁縱的衣領。“你要干嘛?”

袁縱扭臉一笑,“你說得有道理,我現在心甘情愿地去看看他。”

“心甘情愿”四個字說得特別重。

夏耀突然爆發了,怒罵道:“袁縱,你丫別蹬鼻子上臉啊!”

袁縱反問:“我怎么蹬鼻子上臉了?不是你讓我去的么?”

夏耀沒理攪三分,指著袁縱的鼻子罵。

“沒你這么缺德的了!”

轉身要走又覺得不解氣,從地上抓起一把雪,摜成一個雪球就朝袁縱砸去。袁縱也沒躲,雪球不偏不倚砸在袁縱的頸窩處。

“有本事你砸我,砸啊!”夏小瘋子叫囂著。

袁縱壓根就不搭理他,作勢要上車。

夏耀一看袁縱又要開車門,瞬間急了,從地上抱起一個大雪塊就朝袁縱的腦袋上蓋去。雪塊從袁縱的頭頂炸裂開來,順著冷毅的身體線條向下抖落,紛紛揚揚,好不涼快!

“你砸我啊,有本事砸啊!”夏耀用手指著自個兒的腦袋繼續嚷嚷,“你照這砸,有本事你照這砸!”

夏耀感冒到現在還沒好,鬧著鬧著透明的鼻涕就滲了出來。

袁縱下不去手,就送了夏耀三個字。“傻狍子!”

說完把這只鬧妖的傻狍子推到一旁,顧自上車,搖上車窗的一瞬間,還有一個雪球飛了進來,正巧砸中袁縱的左臉。

夏耀看著袁縱隱忍不發地把車開走,心里那叫一個痛快啊!這程子這種戲碼沒少上演,每次欺負完袁縱,夏耀心里都有種莫大的成就感。

假如真的沒法和好了,多欺負幾次也不虧了!

回到辦公室,夏耀平緩了呼吸之后,越琢磨越不對勁。

他真走了?不會真去找田嚴琦了吧?

夏耀拿起手機,猶豫了一陣之后,還是打給了田嚴琦。

“小田啊,嘛呢?”

田嚴琦的語氣顯得很匆忙,“哦,整理一份文件,怎么了?”一邊說著一邊還跟秘書說:“把這個給張主任送過去,先等等,還有這個。”

夏耀說:“你還挺忙的嘛。”

田嚴琦大喘一口氣說:“嗯,都快忙死了,你等我先接個電話,喂,鄒經理……”

夏耀一聽對方這陣勢,看來是在,“孤軍奮戰”啊!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