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笑。

夏耀和袁縱離開韓國兩個禮拜,豹子才乘機返國。

期間他跑遍韓國大大小小的整形醫院,拜訪了十幾位名醫,都表示對他的這張臉無能為力。唯一能做的就是整容后的養護,把整容效果進一步穩固,讓這張臉看著更自然立體一些,也更像黃渤一些。

開車回去的路上,助理一個勁地安慰豹子。

“其實我覺得吧……還是有點兒像金城武的。”

豹子反問:“哪像?”

助理瞬間被問住了,他說這話就是安慰豹子的,以為豹子不會反過來逼問,給自個找不痛快。哪像人家豹子就是有這個心理素質,既然你說像,那你給我找出一個相似點好了,也讓老子開開眼。

助理盯著豹子看了好久,找得眼珠子都快瞎了,最后訥訥地擠出倆字。

“身高。”

好在豹子已經被打擊得差不多了,心里已經習慣了,只要沒人明目張膽地看著他笑,他就可以容忍。

“沒事。”豹子點了一顆煙,慢悠悠地抽著,“反正現在有點兒人樣了,總比受傷的時候強。整容的事也不著急,等臉好點兒再去整唄!”

助理用余光掃了豹子一眼,以前豹子抽煙那是邪魅狂狷,現在抽煙是邪惡奸猾。意識到這一點助理趕忙把目光轉了回來,他怕自個兒會笑。

一顆煙抽完,豹子瞇著眼,仰靠在車座上小憩。

豹子眼神很犀利,這是唯一一點和黃渤不像的,只要和豹子對視就能發貍兩個人的本質差距。但是豹子一旦把眼睛閉上,馬上大咖附體,形似神似。

助理又偷瞄了豹子一眼,行駛在路上有種人在jiong途的感覺。

趁著豹子閉眼的工夫,助理急忙將嘴角揚了揚,忍得忒尼瑪痛苦了。越是不敢笑越是想笑,如果痛快笑出來也就沒事了,就怕這種沒法笑出聲來,嘴角又抽搐,馬上就要繃不住爆發的感覺。

豹子輕咳了一聲,助理急忙把揚起的嘴角縮了回去。

豹子把眼睛合上沒一會兒,又把眼睛睜開了。

助理再次將神經繃緊,沒話找話說,轉移自個的注意力。

“那個……你覺得這次整容失敗是意外么?”

豹子又點了一顆煙,繼續邪惡奸猾。

“這還用說么?肯定是袁老槍背后搞的鬼,你以為他這段時間在忙什么?

助理想想也對,“我從他們公司探到話,說是袁縱一走走一個多月。以前公司的人最怕見到他,現在是想見都見不著。”

豹子把臉朝向助理,“他不是早就回來了么?”

哎呦我的天媽爺,你別看著我成不成?司機內心的爆笑因子又開始瘋狂叫囂,他努力把自個兒的思緒轉到正常的軌跡上來。

“是啊,可他回來之后也是三五天不露面,事全都丟給田嚴琦一個人干。

豹子哼笑一聲,“小土田兒還真有兩把刷子。”

司機看到豹子勾起嘴角那股猥瑣勁兒,肚子忍到抽搐。

豹子又說:“我跟袁老槍徹底杠上了,不把他那張臉毀了我自斷雙臂。”

司機陡然一驚,強烈的使命感終于將他想笑的欲望逼回去了,他跟了豹子這么多年,姑且不論豹子人品怎么樣,對下屬絕對沒話說。看到當家的這么受欺負,司機肯定咽不下這口氣,當即表態。

“不遺余力為你效勞!”

豹子手摸著下巴,仔細嘔摸著,“你說,把他這張臉整成誰好呢?”

司機想都不想便回道,“王寶強啊!”

豹子拍著大腿樂,“對,王寶強。”

司機忍了一路,撥荊斬棘、太風大浪都咬著牙挺過來了,最后栽在豹子這一笑上。什么招兒都不管用了,什么仗義、人道二威懾力都不好使了,誰也剔攔著我,老子就是他媽的要笑!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這一笑就收不住了,本以為能就勢借著這個“王寶強”的笑點把豹子演繹出的黃渤經典賤笑掩蓋過去,結果笑過頭了,被判斷力敏銳的豹子一眼識破。

車猛的在路邊剎住,一陣哀喙聲順著車窗縫鉆了出來。

因為助理提前打過招呼,所以豹子回到公司的時候,從前臺服務到路過的領導員工,全都低著頭或者步履匆匆。等豹子徹底走出他的視線范圍,所有人都會不約而同地帕金森綜合癥上身,更有甚者倒桌不起。

豹子剛到辦公室,就有兩個小領導在外面推推搡搡。

“你進去說!”

“我不想進去,我怕我會笑。”

“都出事了,你還能笑得出來?”

“你笑不出來你進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砰的一聲,一個人被另一個人推了進去。

豹子一抬頭,小領導的忍笑模式開啟。

“那個,施工地那邊出了點兒事。”說完,以百米沖刺的速度飛竄到衛生間,手抵著墻就開始瘋狂爆笑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