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、后院失火

李真真不明白,“照你這么說,我應該比她更實惠啊!彭澤對我一分好,我會還他十分。他對劉萱一分好,劉萱得跟他索要剩下的那九分,到底誰更實惠啊?”

“你那不是實惠,是賤!”夏耀毫不留情。

李真真拿著“學費”就要走,夏耀趕忙攔住他,開始調整授課語氣。

苦口婆心地說:“你沒明白我的意思,我的意思是說用同等的投入換來最大的收益,那才叫實惠。比如說同樣一袋大米,這個要價100,那個要價200,你手里有150塊錢,你是買到100一袋的大米實惠,還是200一袋的大米實惠?”

“當然是200一袋的了。“李真真說。

夏耀一拍桌子,“這不就對了么?”

“對什么對啊?”李真真稀里糊涂的,“你到底想說什么啊?”

夏耀說:“你得做那200一袋的大米啊!只有這樣,他才會覺得把全部的感情財富投入到你身上是值得的!”

李真真聽出點兒頭緒來了,“你的意思是,讓我像你一樣擺高姿態?”

“誰擺高姿態了?”夏耀眉毛一擰,“爺這是貨真價實的!”

“切……”李真真翻了個白眼。

夏耀詐唬一句,“你還聽不聽?你不聽我可走了。”

“算了,看你這樣也是吝輩手沒人賞過臉了,我就當可憐你了。”

夏耀指著李真真說:“你看看你,你就是皮貴骨頭賤,人前不低頭,人后給人舔腳趾頭。你得把自個修煉成一只高端的狐貍精,名頭賤骨子高貴。”

“我就不明白了,狐貍精怎么還成高貴的了?”

夏耀手指一揚,“這么說吧,男人肯為狐貍精買豪車豪宅,未必會為正妻買,你說誰貴誰賤?女人說狐貍精賤那是因為她們成不了狐貍精,男人說狐貍精賤是給那些成不了狐貍精的女人聽的。你也是個男人,這點兒心思你還不懂么?”

自打昨天和袁縱一番“交流”過后,夏耀就更加斷定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,無一倒外。

夏耀這么一說,李真真挺好奇的。

“袁縱對你而言的實惠之處在哪?他這袋大米貌似跟白送的沒什么區別吧?”

夏耀笑得霸氣,“確實是白送的,但不是贈品,而是特供品。他的實惠之處不在于我拿多少錢買來的,而在于別人拿多少錢都買不來。”

李真真嫉妒得心服口服。

“那你說說,我怎么修煉成一只高端的狐貍精?”

夏耀沉思了半晌,一字一頓地說:“把你的不可替代性打造成一款奢侈品,讓他再也不能輕而易舉地獲得,這個時候他才會為你下血本。”

李真真明白了。

不由的感慨,“以前看你傻不拉幾的,以為你釣到袁縱就是因為一副皮囊,沒想到里面還有點兒料。”

夏耀其實特別想說:我這點兒料都是為了你那一缸潤滑油硬擠出來的,我釣到他還真就是因為這副皮囊。

李真真把自制的一小瓶潤滑油遞到夏耀面前。

“你聞聞,有沒有一股桂花香?”

夏耀拿過來聞了一下,還真有點兒淡淡的香味,很自然清新的那種,聞著很舒服。再倒出一點兒涂抹在手背上,手感滑膩瑩潤,一點兒都不比那些進口貨遜色。

“真的是你做的啊?”夏耀有點兒不敢置信,“你沒事還鼓搗這些東西?”

“不鼓搗怎么辦?彭澤從來都不準備這些,每次都是直接上,我一個學生能有多少錢買那些高端貨?便宜的我又不敢用,只能自己做了。”

夏耀一聽這話臉立刻沉了下來。

“把你家里所有做完的和沒做的,原料和成品全都給我拿過來!!”

“干嘛啊你這是?”李真真被夏耀掃蕩的眼神嚇著了。

夏耀說:“記住我跟你說的話,別拿你那雙高貴的手去干這種下作的事!決不能把自己交待給一個連潤滑油都不肯為你買的男人!”

李真真嘴角扯了扯,“既然有人肯為你買,你還拿走我的干嘛?”

夏耀話說得響當當,“我是去給他用!”

李真真“……”

夏耀開車到袁縱公司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,平時這個時候公司里面只能聽見鳥叫和青蛙叫。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車剛從大門口開進去,就聽到一陣人群的喧鬧聲。

這么晚了還沒下課?

從車上下來,夏耀學么著聲音的源頭,隱隱是從靶場那邊傳來的。

昨天田嚴琦和袁縱提了建議之后,今天就嘗試著運營了,主要都是內部的員工和邀請來的朋友,一起在這扎營射擊、喝酒暢聊,借著這個機會緩解多日來的訓練壓力。

夏耀過去的時候,這群人正在舉辦籌火晚會。

諾大的靶場四周都是扎起的帳篷,現在已經是六月份,很多學員都赤脖躺在草地上,喝酒唱歌、起哄架秧子,鬧得不亦樂乎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