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 好心酸的一出戲。

宣大禹出去之后就再沒回來,王治水早早地看完病就一直在門口等,等了個把鐘頭也沒見宣大禹回來,打他的電話也不接,無奈之下只能先去開摩的。

宣大禹遭受“滅頂之災”之后,情緒幾度陷入崩潰,幾乎忘了王治水還在看病這一茬兒,開車風風火火地直奔彭澤那。腦子里就一個想法,讓這個發小知道知道,他們心中的夏大寶貝,究竟是怎么一番為人。

彭澤這會兒正在跟劉萱玩情趣游戲,劉萱赤身裸體地平躺在床上,將那些誘人的部位上鋪滿巧克力、奶油蛋糕、糖果等等小美食,由彭澤一一享用。每吃完一樣東西,都要將殘渣舔干凈,惹來劉萱一陣嬌喘。

原本挺煽情淫靡的一個場景,結果彭澤干了一件特二的事——東西放多了。

剛吃到肚臍眼就撐著了。

“大寶貝兒,你吃我下面的那塊蛋糕唄!”劉萱神色挑逗地看著彭澤。

彭澤不想讓劉萱知道自個兒如此不中用,于是硬著頭皮俯下身,深吸了一口氣,咬上了劉萱毛發上方的巧克力蛋糕。

彭澤本來就吃得夠多夠膩了,還就著這么重口味的東西,突然就有一種反胃的感覺。不想關鍵時刻又敗女友興致,彭澤就先把巧克力蛋糕放在一邊了。

“這塊太大了,實在吃不下去了。”

劉萱桃花眼笑瞇瞇的,“你是太心急了吧?”

彭澤勉強應付地笑笑。

“那就快把我毛毛上的巧克力舔干凈吧,我可不想一會兒打炮的時候粘糊糊的。”

彭澤心里一陣膈應,但面上裝得特樂意,特享受地去做這件事。

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,嘴唇剛一貼上去,還沒舔兩下,胃里的甜食突然開始興風作浪。彭澤實在是扛不住了,猛的躥到衛生間。

吐得昏天暗地,眼淚都嗆出來了。

突然漱了漱口,急急忙忙走出來,看到劉萱都已經開始穿衣服了,趕忙上去勸哄:“寶貝兒你聽我說,我不愛吃甜食,吃多了就反胃。”

劉萱自尊心特強,無論彭澤怎么解釋都不聽。

彭澤在這方面很有經驗,女人只要一生氣,最好的哄人方式就是狠狠地干她。把她干爽了,干服了,立馬什么氣都消了。

結果,前戲都做好了,人都哄差不多了,彭澤卻硬不起來了。

劉萱還算有點兒包容心,以為彭澤是急的,主動伸手給他擼。

彭澤漸漸來了狀態,腦子里突然冒出經常用來調戲李真真的話。

“瞧你那個騷樣兒……”

劉萱瞬間停手,面露不滿。

“我不是跟你說過么?我討厭男人做愛的時候爆粗口,我覺得這是對女性地位的一種貶損,是不尊重我。”

“好好好……不說了。”彭澤妥協。

好不容易硬起來了,結果一碰到劉萱的腿,突然又犯老毛病了。他總覺得劉萱的腿不長不夠直不夠性感,尤其摸起來的手感,特別不帶勁。

這是李真真給彭澤造成的心理陰影。

為了盡量克制,彭澤柔聲朝劉萱說:“寶貝兒,你跪著成么?咱來后背位。”

劉萱改成趴跪式后,彭澤在她臀縫內側蹭了幾下,兩只手剛一按住她柔軟的臀瓣,還沒開始又特么軟了。

劉萱早就不耐煩了,等了半天不見動靜,再一回頭,彭澤又自個擼上了。

“彭澤你真行,自打咱倆一起試過多少次了?一次都沒成過!你是真不行還是瞧不上我啊?瞧不上我就趁早攤牌,誰特么有功夫陪你練手啊?”

這回說什么都沒用了,直接穿衣服走人。

挫敗的彭澤心里隱隱怨恨著李真真,恨他床上功夫忒牛逼,把自個兒胃口養刁了。自打彭澤和劉萱在一起,他就徹底和李真真斷絕聯系,就怕某種思維轉換不過來。結果怕什么來什么,李真真那兩條大白腿就像繩子一樣把彭澤的下半身捆住了。

正想著,門鈴突然響了。

彭澤把褲子提好,過去開門。

李真真那張佯裝輕松的面孔出現在彭澤的面前,依舊打扮得那么潮,眉目含笑,微揚的唇角滿是風情。

“諾,你落在我那的襪子、內褲,都給你洗干凈拿過來了。”

彭澤心里突然冒起一股火,猛的將李真真捆入懷中,在他各種掙扎反抗中,不容分說地拖著他往臥室走。

宣大禹到彭澤家里的時候,門是大開的,他聽到臥室有動靜,徑直地朝那走。

“老公……嗚嗚……你干得我好爽……”

“誰是你老公……你特么就是個欠操的小婊子……”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入眼的情景讓宣大禹腦門青筋暴起,彭澤正和一個男人在床上激戰,宣大禹看得清清楚楚,也聽得清清楚楚,扭腰甩臀和大聲浪叫的就是個男人。

什么陽痿?什么性無能?到了李真真這什么毛病都沒了。彭澤太久沒這么放縱,這么爺們兒了,干得那叫一個起勁,啪啪啪的響聲都把宣大禹鎮住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