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3 牛逼大發了

宣大禹都被王治水繞糊涂了,當即暴躁一聲吼。

“滾蛋,愛找誰過找誰過去!爺沒工夫陪你。”

王治水突然露出很受傷的表情,“有你這樣的么?我連廟會演出的活兒都辭了,今天出場費是平時兩倍呢,為了陪你我多大損失啊!”

宣大禹臉色變了變,沒好氣地反問:“我逼著你辭的么?”

“不是……”王治水急著抖了抖手里的袋子,“你看我這元宵都買了,不吃多可惜啊!大過年的瞎跑什么啊?來來來,進來……”

王治水說著就摟住宣大禹的一條胳膊,宣大禹甩了半天沒甩開,最后被推推搡搡地折騰進屋,沉著臉坐了下來。

“煮元宵去!吃完麻利兒走人!”

王治水痛快應一聲,“得嘞!”

晃晃悠悠進廚房,做上一鍋熱水,看到距離水開還有段時間,王治水又回了客廳。

宣大禹正在反反復復擺弄著手機,嘗試著撥打電話,一直無人接聽。

王治水隨口問道:“你剛才急匆匆地要去干嘛?”

“找人。”宣大禹略顯煩躁地說。

王治水問:“找夏警官么?”

宣大禹神色一滯,反問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王治水哼笑一聲,“你不是一天到晚跟在他屁股后面轉么?一天不見面就想,兩天不見面就慌,三天不見面就抓狂,四天不見面就炸了廟了!”

宣大禹發現王治水知道的挺多的,忍不住瞇起眼睛審視著他。

“你是不是成天盯著我啊?”

“我還用得著成天盯著你?”王治水哼笑一聲,“就你看他那個眼神,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來。”

“我看他什么眼神啊?”宣大禹問。

王治水說:“你對他什么心思,看他就什么眼神。”

宣大禹點了一顆煙,慢悠悠地抽著,故作一副正經八本的語氣說:“別老用你那基佬的眼光看待任何爺們兒之間的感情,我跟他屬于正常的朋友關系。”

“那樣最好。”王治水說,“本來你倆也不合適。”

吐出口的煙霧迷糊了宣大禹那張略顯不快的臉。

“怎么不合適?”

“你滿足不了他。”

宣大禹臉上陰云籠罩。

王治水又說:“他想要的是一把槍,你充其量就是個針管子,也就治治我這種二等殘廢。”

宣大禹猛的一甩煙頭,“我特么燙死你!”

王治水急忙躲,“不是說正常哥們兒么?怎么還急眼了?”

“煮你的元宵去!”

“哎呦,你不提醒我都忘了。”

王治水小跑著溜進廚房,一分鐘后把腦袋探出來,“那個,剛才忘了開火了。”

宣大禹,“……”

煮好的元宵端上桌,兩個人坐在一起吃,宣大禹對這玩意兒不太感冒,王治水就特別愛吃,一個接一個的,眼瞅著大半碗就下去了。

“有那么好吃么?”宣大禹無法理解,“甜不唧唧的,吃多了不膩么?”

“不膩。”王治水說,“我打小就愛吃元宵,那會兒都是我奶奶自個搖元宵,比現在買的這些都好吃。”

宣大禹臉色變了變,想說什么沒說出口。

王治水又說:“下午一塊出去玩吧。”

“不去。”直截了當。

王治水神色落寞,“那好吧,我自個兒玩。”

“自個有什么可玩的?”

“自個怎么就不能玩了?我從小到大都是自己一個人玩。我就不信大街上那么多人,全是成雙成對的。”

也對……宣大禹自嘲,我不是也自己一個人逛廟會么?誰沒有個抽瘋、黯然傷神、無病呻吟的時候?

“行,下午我陪你一塊玩。”宣大禹態度急轉,“電影院、會所、俱樂部任你挑,飆車、賭博、把妹任你選,我來買單。”

結果,最后王治水還是把宣大禹帶到了廟會。

正月十五的廟會簡直是人山人海,寸步難行,宣大禹被擠得像孫子一樣。好幾次都想撂挑子走人,結果看到王治水那興致勃勃的模樣又忍了。

“我就納悶了,你一天到晚跟這泡,怎么還想往這跑?”

王治水說:“我一天到晚在這泡,可我沒逛過啊。我在臺上手舞足蹈的時候,最大的愿望就是站在底下看熱鬧。我也喝倒彩,我也起哄,我也搶個東西,多爽!”

宣大禹心里不是滋味,嘴上還不饒人。

“瞧你丫那個窮酸樣兒!”

王治水滿不在意地笑,削尖了腦袋往里面擠,宣大禹就在外圈站著,看著王治水在里面吹口哨,捧腹大笑,特沒出息的跟一群孩子搶贈品……

回去的路上,宣大禹丟給王治水一個禮盒。

“什么啊?”王治水問。

宣大禹說:“送給你了。”

王治水一看是打火機,金格子外觀,上面還鑲著鉆,非常霸氣。里面還有證書,全球限量發行99只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