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賢內助。

不出夏耀所料,宣傳節目在假期檔一經播出,就引起了熱烈的反響。

這幾天公司的咨詢熱線都快被打爆了,門口經常圍堵著記者和參觀的游客。那些已經放假的教官和工作人員不得不輪流回來值班,以維持基本的秩序和保障公司的安全。

所謂樹大招風,在一個行業內過分高調必然會引起同行的嫉妒。隨著關注的增多,一些不利于公司發展的虛假信息開始在網上被爆出,幸好把控得當,沒有造成惡劣的影響。但是潛在的危險因素還很多,導致夏耀這今年都沒有過踏實。

袁縱一走,夏耀就成了公司的常客,比袁縱在的時候去的還勤,基本每件事都要插手管一管。大到媒體公關,小到辦公室的花草保養,操心的程度和平時來這蹭暖蹭飯的作風簡直判若兩人。

而且夏耀還下了一道命令,任何人不得私自向袁縱匯報情況,必須要經過他的審批。

在這個公司,夏耀的資歷最淺,但是管理層的人都很聽他的。

用他們的話說就是:“咱這就是一個家,凡事家長說了算,誰讓您是袁總的小舅子呢!”

“小舅子就小舅子吧,只要你們聽我的,把我當袁縱的兒子我都認了!”

大年初三這一天,夏耀體諒大家伙忙了一個春節,特意請他們去溫泉度假村休閑娛樂兩天。自己一個人提著兩只嘰嘰喳喳的“兒子,”在偌大的公司里面遛彎兒,好不悠閑。

剛把擋路的一根樹杈撅下來,夏耀兜里的手機就響了。

一看到宣大禹的名字,夏耀心中有種深深的疲勞感。自打那天從王治水家回來后,宣大禹就像魔怔了一樣,沒事就給夏耀打電話,一天少則三四個,多則三十四個。”,我說,你是不是不找王治水算賬,你的人生就沒有追求了?你就精神空虛了?”

“還真有點兒。”宣大禹笑,“你現在干嘛呢?”

夏耀一邊踢著路邊的石子一邊說:“在保鏢公司呢。”

“你又去那了?”宣大禹不解,“你怎么一天到晚往那跑啊?你是不是入股了?”

夏耀說:“沒有,因為今天工作人員有事出去了,讓我幫忙看一會。”

“憑什么幫忙啊?”

夏耀詐唬一聲,“哎呦我操!王治水怎么跑你們家玻璃上去了?”

宣大禹的頭條件反射地轉向窗外。

夏耀哈哈一笑,把手機掛斷了。

等手機再響,夏耀就不接了,直接把手機揣進衣兜,聽著小鷯哥跟著鈴聲咿咿呀呀地哼唱。后來手機一直不停的響,而且是剛停下又響起,剛停下又哦起,銜接的特別緊湊。

夏耀心里暗罵:宣大禹你丫是有多無聊?!

結果把手機拿起來一看,十幾個未接來電都不是宣大禹的號碼,而是那些出去度假的工作人員打來的。

夏耀心里一緊,恰好又一個電話過來,趕忙接了。

“喂,夏耀么?你快過來,出事了!”

夏耀趕到那個度假酒店的時候,現場已經亂作一團。三四十個人撕扯在一起,其中有保鏢公司的大部分成員,正在和一群來路不明的小伙子互毆。外面還混著一批酒店的保安,正在幫忙勸架……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夏耀拽著施天彪問。

施天彪赤紅著眼珠子說:“我們在這泡溫泉泡得好好的,突然就闖進一批人找茬兒挑事。本來我們顧及著公司形象,想說幾句客套話就把這些人打發了,結果丫蹬鼻子上臉,不僅罵人還動手,都特么是腿腳利索的老爺們兒,誰受得了這份氣啊?”

夏耀冷眼注視著對方那伙人,問:“這些人你認識么?”

“就認識一個。”施天彪說。

“哪個?”

施天彪給夏耀指了人群中一個特別不起眼的男人,說:“他叫王川,是黑豹特衛公司的保鏢,代號黑子。”

黑豹特衛公司也是一家安全顧問公司,也就是保鏢公司,一真以來都是袁縱公司強有力的競爭對手。這個公司起步早,綜合實力很強,前些年一直是這個行業的翹楚。但近兩年頻頻被袁縱的公司搶了風頭,心中積怨已久,想必這一戰已經醞釀很久了。

其實施天彪什么都明白,現在公司正在風口浪尖上,若真的交手,無論輸贏,吃虧的肯定是自己公司。

但是沒辦法,正如他所說,靠身手吃飯的人誰咽的下這口氣?

正想著,突然一個酒瓶子在夏耀腳邊炸開。

施天彪怒吼一聲:“我操你媽!”直接沖過去一頓狂揍。

夏耀發現,對方這伙人中沒幾個懂搏擊,全特么是皂鄙的野路子。也就是說這里的職業保鏢沒幾個,好多都是雇來充人數的。很明顯自己這一方的攻勢要比他們猛多了,他們頻頻挑釁,多半都是在被打。

“記看來了!”

不知道哪個保安喊了一句,夏耀心里咯噔一下,扭頭朝門口看過去。確實有三四個記者站在門口遠程拍攝,而且貌似已經站了很久,頗有要撤的趨勢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