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小樣兒,讓你挑釁!

訓練館瞬間被肅清,連管理員都自覺地撤了,整棟大樓就剩下兩個人。

夏耀突然感覺一陣陰風掃面。

袁縱還保持著剛才那個姿勢,濃重的黑眸瞪視著夏耀,不發一言。

夏耀強拿出一份膽量繼續和袁縱逗悶子。

“喲?您終于肯理我了?心眼兒挺大么!”

其實這個時候,袁縱已經從夏耀的眼里看到了畏懼,心里還有一絲不忍。可是沒辦法,積摜的怒火已經到了自我消化不了,心疼抵擋不住,瞬間爆棚頂出的瘋狂境地。只要一想到夏耀擺弄那副惡心的軀體,袁縱就有種想強操他的沖動。

“你干嘛?別拽我!”

夏耀被袁縱一胳膊掄到肩膀上,直接扛進了小黑屋。進去之后容不得半點兒反抗,雙手被反剪在身后,被迫面朝墻壁受訓。

夏耀好歹是名刑警,貼墻根兒的事向來都是犯人干的,他哪受得了這份委屈?

瞬間撕破臉,朝袁縱喝令。

“你丫松手!”

這面墻站過不少人,每個人都是來這挨打的,一棍子下去三天甭想坐著。袁縱肯定不舍得朝夏耀下黑手,氣到爆炸也僅僅是在屁股上的軟肉上擰一下。這里神經密布,既擰不壞痛感又強烈。,

夏耀嗷的一聲叫喚,瞳孔里滿是怨恨。

“你憑什么打我?”

袁縱說:“我是你的教官,你利用不恰當方式參與陪練,我不該罰你么?

說著又在夏耀痛處擰了一下,疼得夏耀直咧咧。

“你丫公報私仇!”

袁縱鐵青著臉質問:“那你說說,我報的是哪門子仇?”

夏耀不想提昨天的事,也不想解釋,就是:個勁地掙扎和較勁。后果就是多挨了好幾下,疼得叫罵連連。后來連罵都不罵了,就在那一個勁的哼哼,看著好不可憐。

袁縱一瞧他這樣,語氣不自覺地軟了下來。

“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說句話么?非得這么氣我?”

夏耀眼珠真愣愣地看著某個地方,突然再次聚光,趁著袁縱心軟之際,迅速掙脫開他的禁錮。跟著一記漂亮的轉身螺旋腿朝袁縱胸口蹬去,可惜低估了袁縱的反應能力,袁縱迅速一個接腿摔還了回去。

夏耀凌厲的身姿赫然一轉,高鞭腿偷襲袁縱后肩的位置,被袁縱反手阻攔。那條腿還未安穩落地,就被袁縱大手抄起,再次跌入袁縱的懷中。

不誠心認錯還頻頻挑釁,袁縱的臉更黑了。

夏耀感覺自個兒快玩完了,瞬間使用殺手锏。

一把抱住袁縱,死死不撤手。

事實證明,這招兒夠陰。

袁縱只拽了一把,沒拽下去,就再也舍不得拽了。

僵硬的脖頸處是夏耀溫熱的臉頰,上面的神經還在緊張地跳動。柔軟的汗毛撫平了暴凸的青筋和血管,心里的氣被一點一點抽干,只剩下滿滿當當的火。

夏耀感覺到袁縱肌肉的松弛,禁錮著他肩膀的手臂松開。兩只手箍著袁縱的腦袋,定定地注視著他的臉,火熱的嘴唇很快封了上去。

袁縱直覺的自己葬身火海,抱著夏耀狂親了一陣之后,猛的將他摔在床上。

“你真不愧叫夏耀,你是給我下了多少藥,才把我禍害成這副德行?”

袁縱說著,粗魯地撕扯著夏耀的衣服,在他身上栽種著密密麻麻的牙印。

夏耀反復用腳去掏“鳥蛋。”完全是一副不計后果的架勢。

袁縱的手一晃,突然冒出一個跳蛋,正好是夏耀捎過來的那個。

“誒?你怎么給拿出來……額……”

袁縱直接按下開關,放在夏耀的乳尖上來回摩挲。

夏耀感覺陣陣電流傳遞到皮膚內層,燃燒著他的神經,胸口不受控地開始色情地抖動,連帶著腰身都跟著震顫,呻吟聲猝不及防地從口中漫出。

“好癢……”

夏耀特別納悶,同一個東西,為什么他自己用的時候沒什么感覺,結果到了袁縱的手里就這么奏效?難不成發騷還要看對象么?

袁縱其后的行為告訴夏耀,老子確實有讓你騷的本事。

跳蛋轉移到夏耀的毛發叢中,觸碰到夏耀分身的軟頭,夏耀瞬間一聲崩潰的求饒。

“別別別……”

嘴上這么說,兩條腿卻赫然劈開,便于袁縱更大面積的刺激。

袁縱故意用嘲弄的口氣問:“腿張這么大是干嘛呢?”

夏耀面孔爆紅,手攥著袁縱的那活兒發泄似地搓弄,直逼得袁縱爆粗口。

“你特么就是欠操!”

袁縱手里倒上夏耀“送上門”的潤滑液,強行抹到夏耀的密口處。跳蛋在敏感的穴口四周按摩蹂蹦,逼到夏耀掙扎求饒,欲罷不能之時,再一舉推送進去。

盡管倒了很多潤滑油,袁縱還是感覺到了強大的阻力,那種緊緊包裹夾制的感覺好像已經傳遞到了袁縱的巨物上,光是想想就覺得血脈噴張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