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特殊的孝心。

夏耀本來就經濟緊張,因為夏任重的一句,‘交上來’別說你沒有。”夏耀陷入更加艱難的境地。怨恨自己當時太心虛,其實理直氣壯地說沒有,說被子里面只是一些衣服,夏任重也不會死乞白賴的,畢竟這種事查無對證。

現在說什么都晚了,只能打腫了臉充胖子,沒有也裝有。

無奈之下,夏耀只好去找宣大禹借錢。

宣大禹隨口問了句借錢緣由,夏耀嘴一時沒把門的,就給禿嚕出來了。當然事情的大部分真相被他掩蓋了,沒有提到袁縱,只說是自個兒擼管被老爹撞見了。

宣大禹捶桌狂樂,自打和王治水杠上,這是宣大禹第一次笑得如此之歡。

“有那么好笑么?”夏耀磨牙。

宣大禹樂不可支,“我該咋說你?你說你擼管就擼管吧,藏在被窩擼就礙了唄,還擼得那么高調。”

夏耀幽幽地還了句,“刺激不行啊?”

宣大禹收起笑容,表情依舊陰陰邪邪的。

“話說,你當時真的什么都沒穿?”

夏耀挺不自在地嗯了一聲。

“你爸進來的時候,你的手就放在那地兒,兩條腿就那么大喇喇地敞著?

夏耀又嗯了一聲。

“你那手是不是在大白蘿上上搓得正起勁呢?沒玩別的地方?你爸看你的時候,你的表情是不是特淫蕩?是不是還沒來得及收起來呢?”

夏耀急了,“你問那么詳細干嘛?”

宣大禹饒有興致地看著夏耀,說:“我就是好奇,嘿嘿……”

“甭扯淡。”夏耀伸手,“麻利兒借錢。”

宣大禹突然開口問:“你怎么不和那個叫袁……袁縱什么的借啊?你不是和他關系挺好的么?”

夏耀平時和袁縱交往得特別隱蔽,一般都避開宣大禹,而且打著各種各樣的旗號,營造出兩個人就是正常工作關系的假象。

宣大禹突然冒出這句話,讓夏耀有點兒猝不及防。

“誰說我倆關系好?”

“彭子說的。”宣大禹試探性的口吻,“他說你拋棄我們兩個人,投向大叔的懷抱了。”

因為這段時間夏耀莫名地冷落,彭澤每次想主動去找夏耀,夏耀不是在袁縱的公司就是在袁縱的公司,所以才會發出這種玩笑似的感慨。

“嗯?你怎么不去跟他借?”宣大禹又問了一遍。

夏耀暗想:我特么要去跟他借,怎么開這個口啊?說我爸把你當成充氣娃娃了?信的話會被他笑死,不信的話說不定還搞出什么誤會來。

“我跟他還沒熟到那個份上,這種私事就跟你開得了口。”夏耀和宣大禹說。

宣大禹對這個理由頗為滿意,但還是忍不住感慨道:“姥姥的,好事從來沒想到過我,借錢的事找上門了,多少?”

夏耀說:“我也沒買過,不知道具體價位。”

“兩萬夠不夠?”

“用不了那么多吧?”夏耀直瞪眼,“我到時候也還不起啊!”

宣大禹斜了他一眼,“還什么還?這點錢算什么?我少讓王治水那個婊子騙兩次,都夠給你爸買個真人了。”

夏耀噗嗤一樂。

“話說你的日子也過得忒緊了!沒見你剽沒見你賭,你賺的錢都哪去了?工作這么多年一點兒存款都沒有?買個充氣娃娃還至于跟人借錢?”

“我的存款都在我媽那呢,我只要一從里面取錢,她那邊好幾條短信,電話立馬打過來,問我花錢干什么了,我這不是怕她起疑心么?”

宣大禹唏噓,“你媽管你夠嚴的。”

“這不是怕我腐敗么!”夏耀幽幽地嘆了一口氣,“算了,不和你說了,我得趕緊買去,我爸晚上回來就得跟我要。”

宣大禹哈哈大笑,一邊跟著夏耀往外走一邊說:“要我說你爸根本沒看到被窩是鼓的,你想啊,真有那么個東西還自個動手于嘛?我覺得他就是散意逗你的”想從你這廂弄一樣東西。好讓兒子體會他多年在外的疾苦,以后多孝順孝順他。”

“希望如此。”

宣大禹又說:“不過你爸真是個純爺們兒,現在掌握著這么多優質資源還能想到用這玩意兒的男人真心絕種了。”

“是吧?我也這么想的。”夏耀還挺自豪。

宣大禹幫夏耀打開車門,故意問,“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去?幫你參謀參謀?不,給咱叔參謀參謀。”

“滾!”

夏耀笑罵一聲,撞上車門揚長而去。

頭一次來成人用品店,夏耀暗示自己要大大方方的,絕對不能緊張或者露怯,免得被人坑。不過看到琳瑯滿目的情趣用品,還是難掩好奇之心。

“有充氣娃娃么?”

老板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,上上下下打量了夏耀一番,挺納月地笑:“你這樣的還沒有女朋友?”

夏耀說:“給別人買的。”

老板又問:“你是要大屁股還是整人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