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逆天的應變能力。

元旦前一天,夏耀向單位請了假,陪袁縱和其他公司成員進行宣傳片的外景拍攝。

因為導演對片子質量要求很高,而這些保鏢又不是專業的演員,所以一個鏡頭來來回回拍攝了十幾次。夏耀開始還跟著導演指手劃腳,忙前忙后。后來大概沒有耐心了,找了一處消停的地方歇著抽煙,神色怠倦。

袁縱打老遠走過來,看到夏耀蔫不唧唧的,問:“怎么了?”

夏耀一條胳膊繞住袁縱的脖頸,頭歪靠在袁縱的肩膀上,懶懶的口吻說:“累。”

“累就回車上睡一會兒,中午完工我把你送回去,下午就別過來了。”

一聽到“別過來”仨字,夏耀立刻說:“我不是身體累,我是心累。”

袁縱斜睨了他一眼,嘲弄的口吻說:“你還有心?”

“嘿!我咋就沒心了?”夏耀使勁在袁縱硬實的面頰上擰了一下,“我一天到晚想好多事呢!”

袁縱把夏耀的手撥弄下去,沉聲提醒:“爪子別亂晃,那邊一群人盯著呢。”

夏耀噗嗤一樂,怎么?還怕人看啊?怕影響你在眾人心中那莊嚴冷酷,沉穩嚴肅的形象?那我還就要捏了,我捏我捏我捏捏捏。

袁縱的臉在大庭廣眾之下慘遭“羞辱”后,一把將夏耀的手攥住,目露威嚴之色。“你再瞎鬧,我揍你屁股信不信?”

夏耀冷哼一聲,再次將頭歪在袁縱肩膀上,慢悠悠地吐出一口氣。

“有件事憋在我心里好幾天了,不痛快。”

袁縱點了一顆煙,一邊抽著一邊不放心地看著遠處的拍攝,等著夏耀主動開口說。

夏耀停頓了片刻,不緊不慢地把王治水出拘留所的一些后續狀況說了,說完一陣長吁短嘆,后悔自個兒把人交到宣大禹手里。

袁縱聽完很久之后才淡淡開口,“你就這么喜歡操心別人的事?”

夏耀斜瞄了袁縱一眼,瞧他那冷硬的面部肌肉,心里嘿嘿一樂,沒想到這老貨還挺愛吃醋,真逗。

袁縱要知道夏耀心里頻頻稱呼他為老貨,一定會把夏耀撲倒在床上,讓他看看老子是有多年輕力壯,龍精虎猛。

夏耀繼續說:“其實我根本不是擔心宣太禹和那小子結仇,我是單純地覺得自個兒這事辦得不人道。,你知道么?我一直以為他就是個混混,以為他游手好閑從來不王作。結果我前兩天一調查才發現,他竟然有工作,而且還是賣苦力的,進拘留所之前才辭的。哎,心里不知道啥滋味了。”

袁縱淡淡說:“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。”

夏耀也覺得這句話挺對,畢竟王治水干了那么多缺德事,遭報應是應該的,可還是覺得心里不痛快。

“我是不是太矯情了?”夏耀問,“我是不是應該圓滑世故一點兒?”

袁縱說:“圓滑的人走得比別人快,下坡的時候滾得也快。”

夏耀聽到這話心里舒服了一些,眼睛一斜瞟到袁縱大敞的衣兜里面有好多零錢,頓時兩眼放光地已經過了十幾天節衣縮食的生活,硬是勒緊禱腰帶沒和誰借過錢。假如袁縱衣兜里是整錢,他也不好意思伸那個手”但是零錢就不礙事了。

夏耀的手從袁縱的后背偷偷繞過去,伸向他左側的衣兜。

袁縱是干嘛的?魔術耍得那么花俏,能讓夏耀把錢順走?想得美!

夏耀的手剛伸到衣兜的邊緣,就被袁縱一把攥住。

“你要干嘛?”

夏耀賴著臉皮,“給點兒花。”

“你又要去買那些垃圾食品?”

夏耀訕笑兩聲,“不買垃圾食品,買好吃的。”

“少蒙人!”袁縱語氣不善,“上次你從我抽屜里拿走幾十塊錢,買了一堆什么破玩意兒回來了?我就嘗了一口,剩下的全讓我扔了,那些東西有什么可吃的?”

“是!”夏耀沒好氣,“在你眼里,就特么大蔥蘸醬好吃!”

袁縱沒理他。

夏耀不死心,搬出歪理。

“你知道不?我就是因為小時候家里管得嚴,吃不到這些東西,現在才會癡迷。一味的阻止只會造成逆反心理,只有無條件的滿足才會讓我覺得膩。”

袁縱能聽他那一套?完全無動于衷。

夏耀又說:“嘴里沒味。”

“我給你舔兩口?”袁縱戲謔道。

用不著你來,我來就成了,夏耀趁著周圍沒人,突然在袁縱嘴上親了一口。然后趁著袁縱一走神的工夫,直接來個偷襲,抓一大把零錢塞進自個的兜里。

挑挑眉,得意一笑,邁著瀟灑的大步直奔超市而去。

夏耀走了沒一會兒,袁縱就去了一家小商鋪。花一塊錢買了一瓶礦泉水,又換了一大堆零錢揣進衣兜。

自打那天夏耀把袁縱從家里的飯桌上拽走,袁茹神思恍惚了好幾天。

今天王霜接了一個電話,掛斷之后急急忙忙找到袁茹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