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側面了解。

夏耀在電腦的個人檔案里面找到了袁縱的號碼,猶豫一下還是撥了過去。

“帶上你的鳥來找我。”說完,麻利兒掛了電話。

半個多小時后,袁縱到了夏耀家門口。夏耀就站在門外候著袁縱,看到袁縱空著手從車上下來,大老遠就問:“你的鳥呢?”

袁縱拍拍褲襠,“這呢。”

夏耀呲牙,“我問你那只大鷯哥呢?”

袁縱還是拍褲襠,“這呢。”

夏耀剛想開口罵人,突然撲棱棱一只大鳥從袁縱褲襠處飛出,通體烏黑,嗓門敞亮。然后袁縱又從身后拿出一個鳥籠子,把大鷯哥放了進去,提到夏耀面前。

夏耀都看呆了,不是……這怎么變的?

袁縱明知故問:“讓我把這只鳥提過來干什么?”

“我們家小黑稀罕它,離開它不行,我決定收養你這只鳥了,開個價吧。”

“不賣。”

夏耀說:“那我就直接拿走了。”

袁縱一把攥住夏耀的后脖頸,臉湊到距離他不到五公分的地方,一開口熱氣全都撲到夏耀的半邊臉上,那是硬漢特有的渾厚氣息。

“要不這樣吧……”袁縱說,“以后每天讓它來這陪你的鳥玩一會兒。”

夏耀說:“它要是能自個兒飛過來,我沒意見。”

袁縱定定地盯著夏耀看了一陣,說:“你真白。”

夏耀后肘發力,狠狠戳向袁縱的肋骨,然后轉身一個飛踢,動作非常漂亮。袁縱接招,和夏耀簡單比劃了兩下,最后收手時,嘲弄的口吻輕輕吐出四個字。

“花拳繡腿。”

連續三屆警察搏擊大賽第一名,還從沒有過人拿“花拳繡腿”這四個字形容夏耀。可被袁縱這么擠兌,夏耀心服口服,平時小打小鬧他會急眼,真到憑實力說話的時候他很有胸襟。

“話說你們公司現在還招新學員么?”

袁縱特別肯定的口吻,“不招了。”

“能額外破例讓我去那學習一陣么?我一直對你們公司持有極大的好奇心。”

袁縱說:“我們公司只收全日制的學員。”

“我可以交全日制的學費,節假日過去零散地學習,這樣不成么?”

“不成。”

夏耀以為他提出這個要求,袁縱會立刻答應,甚至還有點兒巴不得的意思。但結果大大出乎夏耀的預料,袁縱一口拒絕了,而且拒絕得如此果斷。

“為什么我不能去?”

袁縱特別嚴肅的口吻說:“沒那個必要。”

“怎么會沒那個必要?”夏耀說,“招數打得再漂亮,也只是花拳繡腿,耍給別人看的。我覺得你們傳授的東西才實用,尤其對于我這種從事高危行業的警察而言,學會保護群眾和保護自己都是特別重要的。”

夏耀頭一次義正言辭地對袁縱的公司表示肯定,結果袁縱還不買賬。

“總之你別去。”

嘿?我怎么就不能去了?夏耀偏和袁縱反著干,“我就去!”

說完還觀察了一下袁縱的反應,發現他不是欲擒故縱,是真的很不樂意。夏耀心里特別想不通,我怎么就不能去了?我是不給錢還是資質差啊?

袁縱深沉的目光掃了夏耀一眼,什么都沒說,走了。

第二天,夏耀真的去了袁縱的公司。

袁縱正好有事出去了,夏耀就和其中一個教官聊了會。

這個教官叫施天彪,也是特種部隊退役下來的老兵,跟著袁縱干了四五年了,算是袁縱的得力副手。

“他是部隊的神槍手,現在部隊里還流傳著他的各種傳說,很多項紀錄至今無人打破。他要是留在部隊,肯定大有作為,可惜了……”施天彪禁不住感慨。

夏耀問:“他平時對你們苛刻么?”

“苛刻?”施天彪一呲牙,“能用苛刻形容么?那簡直就是殘忍!”

說完還四下看看,確定袁縱沒在旁邊,才敢繼續往下說。

“他對學員乃至對手下的教官都特別嚴,反正我來這四五年了,沒看他笑過幾次。這的大部分學員都被他打過,你看到我腿上的這條疤了么?還是前兩年被他用棍子抽的,到現在還沒消退。”

夏耀瞇縫著眼睛打量著四周,看到那些女學員在那摔摔打打,出于男人憐香惜玉的本能,心里頓覺不忍。

“他不會連女學員都打吧?”

施天彪一瞪眼,“女學員怎么了?在這還分男女?只要犯了錯,全免不了一頓揍。這兩年還好一點,不用他親自動手,我們就替他辦了。要是放在前幾年,就這室內訓練館,每天都鬼哭狼嚎的!”

夏耀暗暗咋舌,這么兇殘?

正想著,突然幾聲清脆的巴掌響傳了過來,夏耀側頭,看到一個男人正被外籍教官抽嘴巴,連著三四個,臉迅速腫了起來。

“他怎么了?”夏耀問。

施天彪說:“肯定是說臟話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