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旋渦之海(中)

1

我和尖果驚惑不定,胖子剛才還在旁邊抽煙,他怎么一眨眼不見了?二人又叫了幾次,仍不見胖子出來,再一看地上,昭和十三式背囊以及余下的兩根火把都不見了,當然還有胖子的獵槍,可見是帶上裝備走的,他能上哪兒去呢?我急得額頭青筋直跳,胖子雖然一貫無組織無紀律,卻不至于臨陣脫逃,何況無路可逃。我和尖果替胖子捏了把汗,說不擔心不是實話,總共只有三個人了,又不見了一個,怎么可能不急?

尖果比較心細,低下頭看了一陣兒,不光是背囊和獵槍不見了,胖子手上的煙頭也沒了。我一想不錯,胖子總不會連煙頭都帶走。我仔細想了一遍之前的經過,剛才我和胖子倚石柱而坐,他掏出兩根戰斗煙,分給我一支,二人一前一后點上煙。我抽完之后在地上掐滅了煙頭,這個煙頭還在地上,我下意識地撿了起來看了一看,按說胖子抽完一支煙的時間,應該跟我一致,可是地上只有我扔掉的煙頭,胖子的煙頭在哪兒?以他往常的習慣,大抵隨手一扔,周圍卻也沒有。按這么一想,胖子連同他的背囊、獵槍、火把,以及手上的煙頭一同不見了,該不會是讓石柱上的旋渦吞了進去?

我和尖果一想到這里,不約而同地望向石柱,那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旋渦,仿佛真可以將人吞進去。我心下怔忪不定,正要伸手去摸石柱上的旋渦,忽然發覺身后有人,我立即轉過頭去,尖果也將探照燈舉了起來,沒想到走過來的正是胖子,他用手擋住刺目的探照燈光束,連說:“別照臉、別照臉,太晃眼了!”

二人見是胖子,這才將懸在半空的心放下。我問他:“上哪兒去了?花椒不叫花椒,麻利兒地過來交代清楚!”胖子說他剛才坐在石柱下邊抽煙,用中指拇指掐住煙屁股一彈,將煙頭彈到了對面,要知道煙頭落在地上,多少會有一點亮光,可他扔出去的煙頭卻不見了。他覺得奇怪,走過去一瞧,居然見到一個洞口!胖子膽大包天,他也沒跟我們打招呼,一個人下去瞧了瞧,怎知越走越深,半天到不了底,不得已退了出來。

我暗暗吃驚,之前來的時候,也用探照燈照過周圍的地形,大殿前邊空蕩蕩的,幾時多出這么一個大洞?我讓尖果用探照燈往那邊照,但是什么也沒見到。胖子對我和尖果說:“咱仨過去瞧瞧,說不定是個出口!”

整座大殿中僅有探照燈的一道光束,尖果正將光束照向前方,我看不到胖子的臉,卻感到他的一舉一動都十分古怪,他說他扔了一個煙頭,無意中見到一個大洞,可大殿之中黑燈瞎火的,伸出手來見不到五指,他并沒有點上火把照明,如何看得到地形?不知去向的胖子突然冒出來,口口聲聲讓我們往那邊走,他的話可不可信?并不是說我不相信胖子,而是面前這個“胖子”來路不明!

2

先前探照燈的光束一晃而過,可以看到走過來的人是胖子,頭上有關東軍戰車部隊皮制防撞帽,穿一件藍色軍便裝,身上挎了昭和十三式背囊和村田22式獵槍,胸前別了像章,腰扎武裝帶,腳上有大頭軍鞋,怎么看也是他胖子,但仍是讓人覺得可疑,至少還有兩根火把裝在他的背囊中,如果前邊當真有個大洞,他下去了再上來,為什么不用火把照亮?他又不是土耗子,怎么可能在完全沒有光亮的情況之下,摸黑走上這么一趟?

如果說這個人不是“胖子”,又會是誰?我這一個念頭轉上來,竟有不寒而栗之感,身上起了層雞皮疙瘩,不見盡頭的旋渦大殿之中沒有別人了,有也是有鬼!我心說:別人怕了你,不敢與你計較,且看你如何對付我!光憑這一點,我還不好說這個“胖子”有問題,他正位于探照燈照不到的黑處,有意無意避開了光亮,似乎不想讓我們見到他的臉,他臉上有什么東西不成?我估計我照直了問他,他也會找借口開脫,又不能讓尖果去照他的臉,如此一來容易打草驚蛇,這該如何是好?

胖子還在叫我們往前走,尖果信以為真,手持探照燈在前邊走,我和胖子在后,按他說的方向走了幾步,仍沒見到有什么洞口。我一看手上還有之前掐滅的煙頭,略一沉吟,再次將煙頭叼在口中,又掏出行軍羅盤中的防水火柴往磷條上劃,作勢要點煙頭。在以往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吃飯到最后都要拿塊饅頭把碟子里的菜湯抹干凈吃了,這還得說是吃得上饅頭的時候,一根煙恨不得當成兩根來抽,從來都是抽到掐不住煙屁股才扔。捻滅了又撿起來的煙頭當然無法點燃,我只想借火柴的光亮,仔細看一看胖子的臉。

二戰時期軍隊裝備防水火柴已十分普遍,以適應在特別惡劣的情況下取火,日軍防水火柴藥頭很大,木桿卻極短,劃起來挺費勁,我連劃了幾下沒劃著,又用力在磷條上一擦,火柴“唰”地一下亮了起來。胖子見我劃了一根防水火柴,急忙湊過來吹了一口氣。我伸手要擋卻沒擋住,只覺一股陰風吹到了臉上,不由得打了個寒戰,手上的火柴立即滅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