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巨脈蜻蜓

1

高處黑茫茫的一片,老土耗子在探照燈光束下一晃而過,轉眼看不見了。我們三個人目瞪口呆,鬼門老祖是什么東西變的?怎會肋下長出透明膜翅,一下子飛上半空?等到想起要用手槍去打,哪里還有老土耗子的蹤跡?

三人駭異無比,雖然鬼門老祖在深山老林中躲了很多年,身子越縮越小,又有些個匪夷所思的手段,卻仍是肉身凡胎,如何有此等神通?據說以前的道法中有飛天遁地之術,念動天罡咒,可以騰身步月、穿墻入地,千叫千應、萬叫萬靈,民間一直有這樣的傳說。我們雖然聽說過,卻完全不信,當年有這么句話“畫符念咒易信,白晝飛升難信”,自古以來有幾個人見過?

鬼門老祖的字號挺唬人,說穿了只不過是一個盜墓扒墳的土耗子,雖說會些個旁門左道的妖法,也不過幻人耳目罷了,怎么會有這么大能耐?你擰下我的腦袋我也不信!正所謂“手大捂不過天,死狗扶不上墻”,我的直覺告訴我——這其中一定有鬼!老土耗子要是真能飛上天去,還用跟我們叨叨那么半天?他不惜掏出老底兒穩住我們,準是為了尋找機會脫身。換句話說,老土耗子之前不是飛不了,而是在等一個可以飛上去的機會!我讓胖子和尖果千萬當心,地裂子太深了,暗河水勢驚人,不知老土耗子躲去了什么地方,周圍危機四伏,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!

三人立即檢查了一遍裝備,胖子身上有昭和十三式背囊和獵槍,我和他一人一柄步兵鍬,探照燈在尖果手上,她還有一支槍牌擼子,其余的東西全沒了。我們正暗暗發愁,忽然發覺有個很大的東西掛動風聲從頭頂上掠了過去。三個人以為老土耗子又來了,尖果趕緊將探照燈抬高,照到一只大得嚇人的蜻蜓,兩對透明的膜翅展開,不下五六尺長,一對燈籠般的復眼,讓探照燈的光束一照發出綠光,下邊是一條黃綠相間的長尾。早在1880年,已有法國探險家在一處洞穴中,發現了巨大的蜻蜓化石,滅絕于久遠的史前,將之命名為巨脈蜻蜓,巨脈是指翅脈,又叫巨尾蜻蜓。而在明朝末年,一位士人為了躲避戰亂,誤入江西青龍山的溶洞,見到洞中有老桿兒,大如車輪,“老桿兒”是民間對蜻蜓的一種俗稱,老時年間都這么叫。但由于是野史中的記載,后來沒人當真。當時我們不知道什么叫巨脈蜻蜓,一抬頭見到這么大的蜻蜓從半空掠過,心中皆是一驚,同時明白過來——老土耗子一雙夜貓子眼,瞧見有巨脈蜻蜓從頭上飛過,往上一躍拽住了大蜻蜓,將我們扔在了暗河上。

正是由于寶相花的存在,讓地下世界形成了一個與世隔絕的生態系統,才孕育出這么大的蜻蜓,因為沒人見過,不知道這東西吃不吃人。三個人不敢讓它接近,揮動步兵鍬和探照燈,趕走了頭頂的巨脈蜻蜓。此時地裂中的寶相花蔓條正在隱隱發光,只見許多巨大的蜻蜓,成群結隊地從暗河上掠過。

暗河上的巨脈蜻蜓,越往前去越多,我和胖子正看得吃驚,尖果驚呼了一聲:“不好!”二人低下頭來一看,探照燈光束下僅有一片虛無的漆黑,但聽得陰風慘慘,前方湍急的水流都不見了。原來穿過地裂的暗河伏流,在此成為了一條懸河,從裂開的巖層中直墜而下。三個人倒吸一口寒氣,急忙收好探照燈和步兵鍬,緊緊抱住朽木,在驚叫聲中一同掉了下去,霎時間天旋地轉,我還以為會這么一直往下掉,朽木卻已扎入深不可測的水中,隨即又浮上水面。

我們仨嗆了一肚子的水,卻仍死死抓住朽木,扒在朽木邊上好一陣頭暈目眩,四肢百骸仿佛脫了扣,掙扎了半天也爬不上去。胖子用腦袋頂住我的屁股,使勁把我托上朽木。我再將尖果拽上來,我們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胖子拽上來。三人又趴了一會兒,吐出不少黑水,這口氣才喘過來,一摸身上的裝備,好在昭和十三式背囊、獵槍、步兵鍬、探照燈仍在,不過背囊中的干糧、炸藥全濕了。

我抬起頭舉目四顧,似乎掉進了一個地下湖,地裂中的暗河寬闊洶涌,但是墜入的這個巨大黑洞,僅如同一道懸在萬丈巖壁上的白線,洞穴頂上藤蘿倒懸,下來容易上去難。而地裂子不止一道,寶相花的蔓條往四面八方延伸,周圍至少還有七八道,我們進來的大裂子僅僅是其中一道。我恍然意識到,墓中壁畫那個眼珠子形的標記,不僅是寶相花的圖騰,還與這里的地形相同。寶相花龐大的根脈淹沒在湖底,長出千百根蔓條拱裂了四周的巖層,隱隱約約發出光亮,不時有巨脈蜻蜓從頭頂掠過。洞穴中的地下湖非常之深,一是人下不去,二是無法使用炸藥。我之前設想的計劃根本不可能實現,無奈只好劃水向前,進一步探明所處的地形。突然之間水面上起了一片水花,我們轉頭望去,似有一個龐然大物在湖中游弋,并且正往我們這邊而來。三人不敢怠慢,忙用探照燈四下里一照,見不遠處有一塊巨巖高出水面,立即以步兵鍬劃水,使朽木接近那塊巨巖。我縱身上去一看,周圍還有很多或高或低的巖盤,層層疊疊壯觀無比,一眼望不到頭,水底下似乎有一大片古老的遺跡!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