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奇怪的頭

1

三個人見墓道已經讓流沙埋住了,既然不想坐以待斃,尋思石窟規模不小,應該不至于無路可走,當即從凹凸不平的石壁上攀巖而下。裝了殉葬童女的麻袋,仍擺在石臺上沒動。洞窟形如深井,大約十余丈才到底部,底下塵土淤積,嗆得人睜不開眼。三個人一個接一個下來,胖子在前邊開道,我和尖果一個手握探照燈,一個提了馬燈,一邊照亮,一邊往前摸索,只見土耗子橫尸在地。胖子過去踢了一腳,已經摔散了架,渾身骨頭都碎了,腦袋撞進了腔子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他又在土耗子身上搜了一遍,沒找到有用的東西。我們原想帶上土耗子的尸首出去,死了那么多人,不找個背黑鍋的可不成,但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,自己都走不動了,誰還背得了死人?

我們急于出去,見土耗子身上找不出什么了,只好先去尋找出路。三人舉起探照燈,將光束照向石壁。胖子問我:“古墓下邊怎么會有個大洞?”

我見壁上凹凸不平,紋刻蒼古,以葬制而言,應當是個殉葬洞,而從陰陽風水上說,能夠“貫通龍脈,以乘生氣”。龍脈以水為貴,沒有水不是真龍,暗河處在龍脈上,說不定可以穿山而出,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!雖然說“寧走十步遠,不走一步險”,但有時候不豁出命去鋌而走險也不成,我們手上有探照燈和獵槍,三個人在一起彼此照應,又有什么可怕的?

我正要將這番話說出來,尖果臉色突然變了,她低聲對我和胖子說:“你們聽……”我和胖子一怔,還想問她讓我們聽什么?沒等開口,只聽到西側石壁傳來一陣聲響,聽得出是人聲,不過聲音很低,根本聽不清在說什么。三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雖然聽不到對方在說什么,但是這個捏了雞脖子一般的聲音我們可都聽過,分明是剛摔死不久的土耗子!

我們仔細看過尸首,已經摔成了肉餅,這會兒怎么還能說話?我立即將探照燈的光束轉過去,可是西側石壁上什么也沒有,再轉身將光束照向土耗子的尸首,死尸仍趴在原地一動不動,血跡還沒有干。正當此時,手提探照燈閃了幾閃,一下子滅掉了!我使勁拍了幾下探照燈,仍是亮不起來。而馬燈光亮太暗,照不到前邊的尸首。胖子想走過去瞧瞧,我讓他不要輕舉妄動,等我換了電池再說。胖子問我:“土耗子還沒死透?”

我對他說:“大頭朝下掉下來,腦袋撞進了腔子,不可能沒死透,換成你還能出聲?”

話是這么說,可我也覺得奇怪,剛才分明聽到土耗子開口出聲,如果只有一個人聽到,那或許是聽錯了,但是我們仨都聽到了,死人如何開得了口?說話這會兒,胖子已經掏出了電池,我接過來裝好了,再次打開探照燈,一道光束照向土耗子的尸首。土耗子屁股朝上,鞋底子正對我們,腿骨都摔出來了,這還沒死?尖果告訴我和胖子,聲響是從西側石壁上發出來的,并不是土耗子橫尸之處。我往四周看了看,石窟布局方正,當中僅有一個大土丘,可能是回填的五色土。遼墓呈南北走向,土耗子墜落的石臺,位于石窟正南,我們正位于北側石壁下,而剛才傳出聲響的方位,應當是在西側。土耗子說話的位置與死尸不在一處,那不是有鬼了嗎?

2

胖子說:“你們別這么緊張成不成,或許只是回聲,洞窟這么深,不會沒有回聲。”我可不這么認為,回聲這么半天才傳出來?土耗子是鬼門天師的傳人,據我所知,鬼門天師乃旁門左道,常以降妖捉怪、畫符念咒為幌子盜墓,行跡鬼祟,手段非常人所知。當年我祖父遇上過一位,沒想到如今還有,雖然說廟小妖風大,但也沒那么厲害,也吃五谷雜糧,也是倆肩膀頂個腦袋,也長不出三頭六臂,從高處摔下來不可能不死,真有起死回生的道法,也用不上盜墓了。可話又說回來了,既然土耗子摔死了,又是誰在說話?

按說已死之人不該開口,或許真是我們聽錯了,有別的東西發出聲響,誤當成土耗子說話。退一萬步說,有鬼又如何,人怕鬼三分,鬼怕人七分,活的土耗子我們尚且不怕,還怕死的不成?胖子手忙腳亂地鼓搗了幾下,村田22式改制的獵槍又能使了。我正想讓他給土耗子尸首補上一槍,卻聽身后傳來一陣響動,聲響不大,不過周圍一片死寂,可以聽得出來是那個土耗子在說話。這情形太詭異了,土耗子尸首趴在前邊,說話聲卻在后邊,而且是在石壁上方,聽得我們三個人頭發根子直往上豎,卻聽不清對方在說什么。我迅速轉過身子,手中探照燈往上一照,隱約照到一張白紙般的人臉,兩道塌天掃帚眉,嘴角往下耷拉,頭上血肉模糊,不住齜牙咧嘴,口中哼哼唧唧,正是那個土耗子!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