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黃金靈芝

1

我和胖子看出來了,這兩個打獵的嘴上說得天花亂墜,卻連封介紹信都沒有,還冒充什么“打官圍”的,無非想要遼代古墓中的黃金靈芝!相書上說“虎踞狼顧乃惡相”,雖說那是迷信,但我怎么看這倆打獵的怎么不是好人。即使他們說的是真話,許給我們這些個好處,比如立功受賞之類的,以為我們會應允下來,那也太小瞧我和胖子了,縱然我二人非常想要那四條特級戰斗牌香煙,可就是不想讓人小瞧了。你越是覺得我們會收下,我們越是不屑一顧,就這么傻傲!

我干脆給這二位來了個一推六二五:“不知您二位從哪里聽來的消息,要么是你們聽錯了,要么是你們找錯人了,當初我們在兵團17號農場遇上狼災和暴風雪那是不假,確有此事,之后我們躲進了一個狐貍洞,這才撿了條命,哪兒有什么遼代古墓啊!退一萬步說,我們真進了遼墓,并在墓室中見到了黃金靈芝,我們又不是傻子,不知道那玩意兒好嗎?當時為什么不帶出來?這不是說不通嗎?”他們信也好,不信也罷,翻過來掉過去我只有這一番話。

好不容易把這二位打發走了,我和胖子小聲嘀咕,從今往后統一口徑,再有人問起來,就說是我們那天喝多了胡吹,當不得真。原以為對付過去了,怎知才過了兩天,在下黑水河插隊的陸軍突然跑來了,他帶來一個讓人意外的消息!這還要從屯墾兵團撤銷17號農場編制,陸軍和尖果被分到下黑水河插隊落戶說起:在大興安嶺插隊當知青,比在兵團開荒舒服多了,因為沒有多少體力活兒,在通常情況下,屯子里僅給知青安排兩個任務,當時有句話“一等漢子看青,二等漢子捕鼠”,比方說我和胖子在上黑水河看莊稼,這叫“看青”,看莊稼地的活兒最輕松,往窩棚中一待,膀不動身不搖,坐著就干了。要在別的地方,不是屯子里的“皇親國戚”別想干這個活兒。其次是逮耗子的活兒,由于1910年滿洲里首發鼠疫,疫情如江河決堤一般橫掃整個東北,甚至波及到河北、山東等地,死人不計其數,后來偽滿洲國時期也鬧過兩次鼠疫,也是鬧得橫尸遍野、人心惶惶,所以直到1969年我們插隊落戶的時候,滅鼠仍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任務。重要并不等于困難,不外乎下藥放夾子罷了。

下黑水河一帶耗子比較多,陸軍他們這一批知青大多被派去捕鼠。這一來當地的耗子可倒了大霉了,知青們全是十七八歲,精力一個比一個旺盛,成天換著花樣對付耗子,誓要把這種“偷社會主義糧食”的反動分子掃蕩一空。而黑水河屯子里的獵戶,對于逮耗子并不十分上心,因為在東北的迷信習俗中,耗子也是一位大仙爺,在地八仙中排行老八,又叫灰老八,半夜聽耗子在屋梁上磕木頭磨牙,謂之“大仙爺點錢”,驚動了大仙爺要破財。還有人在水邊看見耗子騎蛤蟆,就說蛤蟆是大仙爺的坐騎,見了之后往往要下跪叩頭,祈求大仙爺保佑,因為騎上蛤蟆的大仙爺道行太深了,至少兩丈多深!這倒不完全是迷信,陸軍他們一開始以為僅僅是民間傳說,可在后來都親眼見過,而且不止一次!

陸軍平時經常看閑書,沒事兒愿意動腦子,他發現下黑水河水泡子多,蛤蟆也多,這一帶的耗子經常吃蛤蟆。水泡子里的蒼蠅、蚊子,各種昆蟲不計其數,蛤蟆的個頭兒都不小。耗子往往趁蛤蟆不備,撲到蛤蟆背上,從后面咬住蛤蟆,蛤蟆讓耗子咬得痛不可當,這才馱著背上的耗子一下子一下子往前亂蹦,不知所以的人見到,真能讓它唬住了,其實根本不是大仙爺的道行深。陸軍帶頭打破了這一迷信傳說,下黑水河的獵狗也不少,在不打圍的時候,他還教會了屯子中的獵狗掏耗子洞。在他的帶領下,全屯的知青和獵狗一同發動了對耗子的總攻,一時之間屯子里再也見不到耗子了。

知青們沒折騰夠,渾身的勁兒沒地方使,又大舉發兵去掃蕩山上的耗子,見了耗子洞就往里邊灌水、嗆煙,可他們忘了山上不光有耗子洞!當天晌午,知青們在山上找到一個洞口,正要來個水淹七軍,怎知突然從洞中鉆出一條大蛇!蛇頭上長了一個肉冠,蛇身足有一米多長,五彩斑斕,張口吐信,噴出一股濃煙,前邊的三個知青全讓這股煙嗆倒了,多虧有屯子中的獵戶經過,拿鳥銃打死了怪蛇。而讓毒煙嗆到的三個知青,卻性命垂危,口鼻中流出的全是黑血。這三個人兩女一男,其中就有尖果。

下黑水河屯子里的一個老獵戶告訴眾人,那是一條五步蛇,毒性猛烈,如果是直接咬到,走不出五步必死!尖果等人雖然只是讓怪蛇吐出的濃煙嗆到,卻也兇多吉少,并且不能往山外送,那會讓血流得更快。我和胖子一聽這話都急了,尖果是我們的革命戰友,在屯墾兵團17號農場同生共死,至親的兄弟姐妹也不過如此,要不是陸軍吃飽了撐的唯恐天下不亂,去山上圍剿耗子,尖果怎么可能出事?當時我們恨不得馬上趕去下黑水河,看看尖果的情況,但是轉念一想,我們趕過去也不頂用。事到如今,我和胖子、陸軍三個人都想到了長在古墓中的黃金靈芝,聽大虎、二虎說那是起死回生的至寶,或許可以保住尖果的命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