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黑山頭古墓

1

原來17號農場的死狼和死狗,引來了更多的餓狼,之前逃散的狼群也折了回來。好在狼群之前吃了一個大虧,仍是亂成一團,全去爭搶死狼死狗,趁熱從雪窩子中掏出來吃,還顧不得撲咬活人。不久之前逃走的狐貍,又被合圍上來的狼群擋住了去路,只好逃回了屯墾兵團17號農場。我們四個人一人抱了捆柴草,扔下柴草兩手空空,僅有胖子背了一支沒子彈的步槍,有子彈也打不了,因為槍栓已經凍住了!狼群一旦撲上來,如何抵擋得住?

咱再說那條大狐貍,它可能在逃跑途中讓狼咬了一口,脖子上直往下淌血,逃到了我們這四個人面前,看見這邊也有狼,立即掉頭鉆進了一條土溝。出了17號農場地窩子,往前走不了多遠,有一條屯墾兵團在荒原上挖的土溝,寬約一米,兩米多深不到三米,汛期用于排水。如果下到兩三米深的土溝當中,或許可以躲避暴風雪,卻擋不住嚴寒和西伯利亞狼群。可眾人也顧不得那么多了,一看狐貍鉆了下去,我們也連滾帶爬地進了土溝,打開手電筒照亮,跌跌撞撞地跟在狐貍后面,深一腳淺一腳不住往前走。狐貍似乎在等我們這幾個人,不時轉過頭來往我們這邊看。我心中一動:“狐貍畢竟與屯墾兵團17號農場的人是死敵,它會好心帶我們逃命?”

屯墾兵團在荒原上挖的排水土溝雖然只有一條,兩邊卻還有許多旱溝,深淺不一,走勢并不規則。狐貍三轉兩繞,逃入一處旱溝,又一頭鉆進了一個土窟窿。我實在想不出狐貍在打什么主意,心中一陣猶豫,不敢輕易跟進去,但是忽隱忽現的綠燈越來越多,西伯利亞狼群已經圍了上來。

胖子扔下抱在手中的柴草,摘下背上的五六式半自動步槍,將明晃晃的刺刀頂上。他讓陸軍和尖果用手電筒往土溝上邊照,只要有狼探下頭來,他就一刺刀捅上去,捅死一個是一個,捅死一個少一個!

陸軍和尖果按胖子說的,分別用裝了八節電池的大號手電筒往上照,光束照到了一個狼頭,一對惡狠狠的狼眼在手電筒的光束下,泛起炫目的綠光。西伯利亞蒼狼也怕強光,它一讓手電筒的光束照到,不等胖子用刺刀去捅,當即縮頭退開。暴風雪已將天地連成一片,我們躲在土溝之中,凍不死也得讓風雪埋了,又見狼群不住逼近,只好咬了咬牙,將心一橫,跟在狐貍后邊鉆進了土窟窿。那里邊十分狹窄,但是非常深,一行四人一字排開,匍匐向前。我在后邊,爬幾米往后看一看,似乎有狼跟了進來。狼餓急了,可以和狗一樣鉆洞。我怕讓狼咬住我的腳后跟,可在這么窄的地方,轉不過頭去對付惡狼。不過當我們爬了幾百米之后,身后的土層垮塌下來,阻斷了來路。我暗自慶幸,在逼仄壓抑的土洞中又往前爬,隨后擠進了一條地裂子。

退路已絕,四個人被迫摸黑前行,感覺走出了很遠很遠,狹長的巖裂仿佛沒有盡頭,從大致方向上判斷,地裂子應當通到大興安嶺黑山頭,狐貍是帶我們進了黑山頭?我們身上的凍瘡裂開了一道道口子,手電筒的光亮也逐漸變暗,陸軍實在走不動了,死狗一樣趴在地上,我們想給他打氣,可是連口號都喊不動了,只好由我和胖子架上他,尖果打了手電筒在前邊照亮,幾個人一步一蹭往前挨。好不容易掙扎到一個比較寬闊的地方,但見亂石陳橫,蒼苔覆蓋,深處還有云霧繚繞,要說這是個狐貍洞,可也太大了!

2

四個人逃命至此,都走不動了,也說不出話,不約而同地坐下來。我腦袋昏昏沉沉的,四肢乏力,搓了搓凍僵的手,跺了跺凍木的腳,順勢倚在亂石邊坐下,感到身上一陣陣發冷,臉上手上的凍瘡疼得要命,口干唇裂,手電筒扔在一旁,到處黑乎乎的,睜不睜開眼沒什么分別。

我喘了幾口氣,想去摸手電筒,卻摸到身旁躺了一個人,冰冷梆硬,不是胖子、陸軍,也不是尖果,怎么會冒出來這么一位?我一驚而起,困意全無,手忙腳亂地掏出火柴,劃亮了一根。在火柴的光亮之下,見到旁邊居然是一個死人,遮了很厚一層塵土,青衣小帽,身背一柄黑傘,挎了一個皮口袋,皮膚烏黑,臉如枯臘,面目已不可辨認。干尸旁邊扔了一柄鏟子,鏟頭如同鴨子嘴,鏟柄有個龍爪,約有一握粗細,乃烏金打造,形狀實屬罕見。我看得入神,不覺火柴燒到了盡頭,燎得我一縮手,眼前又陷入了一片漆黑。

大興安嶺一帶有句話,說是“打霜不鉆洞,下雨不蹚草”。意思是打霜之后,別鉆土窟窿、樹洞,因為說不定會撞上蹲倉的老熊,讓它舔上一口可受不了;伏天炎熱,下過大雨之后,不要往亂草深處走,螞蟥還不打緊,一旦讓土皮子咬了,五步之內必死。洞中這個“倒臥”,多半是讓蛇咬了,皮肉發黑,扔在這兒連野獸都不會啃,變成了干尸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