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連載 > 龍族Ⅴ:悼亡者的歸來 >

第212章 但為君故(116)

跑錯了入口又意外遇到楚子航,他遲到了十分鐘,諾諾已經等得不耐煩了,路明非一落座就道歉。

諾諾冷眼看著他道歉,雙手抱胸,連墨鏡都懶得摘。她素面朝天,但還是人群里亮眼的女孩,衣服隨便但很潮,帶閃鉆的白t恤,邊幅錯落有致的黑紗裙,腳上蹬一雙厚底白球鞋。

衣著隨便,隨身帶的小包卻是愛馬仕的,看似隨意地丟在手邊。老爹說她婊里婊氣倒也不準確,眼前這位姑娘正在婊起來的道路上,但還是一股驕橫的少女氣。

路明非上下打量她,目光最后落在她耳邊的四葉草耳環上,看不出品牌也不像很貴的模樣,不知她為什么要戴,但路明非看得很仔細。

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諾諾對他的打量顯得有點不悅,摸了摸耳垂,整了整裙子,開門見山。

昨晚三更半夜路明非約她在這里見面,她拒絕了好幾次,但最后沒經受住這家伙死纏爛打。路明非說有幾句重要的話要講,又再三保證不會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還是在aspasia這種人來人往的高級餐廳,諾諾才同意來坐半個小時。

“我們先點吃的,”路明非翻開菜單,“西冷牛排三分熟,烤白蘆筍,配鹽和胡椒。鮭魚土豆沙拉,龍蝦雞尾酒,炒蘑菇和洋蔥圈。”

他沒有征求諾諾的意見,但諾諾并未出聲反對,因為他點得確實很好,連服務員都恭維說都是我們的招牌,先生常來啊。

“沒有沒有,來之前網上做了點功課。”路明非把菜單遞還,“再要一瓶‘嘯鷹’。”

“我們店賣嘯鷹是四萬一瓶。”服務員善意地提醒這酒不便宜,豈止不便宜,價格報出來諾諾也吃了一驚。

“沒事沒事,我把卡押在收銀臺。”路明非拿出一張銀行卡放在托盤里,“放心,里面的錢夠。”

“幾個月沒見倒學會擺譜了。”諾諾皺眉,“有事說事,我一會兒還得去領事館呢。”

“出國啊?要辦簽證?”

“意大利,先去一年。”說到這里的時候諾諾驕傲地揚了揚頭。

“好地方,到處都是大理石雕塑,教皇宮特別值得去,可惜拉斐爾長廊一般不開放參觀。”路明非隨口說。

“說得好像你去過似的。”諾諾不輕不重地挖苦了他一下。

“夢里去過。”路明非笑。

這時候酒先上來了,路明非擺擺手表示自己不用試酒了,省得侍酒師又跟他閑扯半天酒類知識,那英俊的家伙雙目炯炯地盯著他,顯然很想知道這位貴客對嘯鷹的評價。即使在高級餐館也不是總有客人點這種小眾又昂貴的酒款。侍酒的兄弟眼里,大約這位年輕的貴客對于這瓶名酒并不那么珍視,只好倒完酒撤了。

諾諾拿起杯子轉了好半天,才淺淺地抿了一口,眉頭忽然打開了,“挺好喝的,可名字沒聽說過。”

“美國酒,誰也不知道這個酒莊在哪里,一年就出三千瓶,有股奶酪的味道。”

“你什么時候懂紅酒的?”

“我不懂,我上網查的,難得請你吃頓好的,我得好好做功課。”路明非把雙肘放在餐桌上,身體微微前傾,凝視著諾諾的眼睛,“最近過得怎么樣?”

“我過得好不好跟你沒關系!”諾諾又不高興了,“我跟你的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樣!我那時候只是可憐你,安慰安慰你!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,我自己做白日夢嘛。”路明非還是笑,“你原諒我好不好?你也懂的嘛,你這樣的女孩子,對誰笑一下,誰都會多想一點。是我不好,想得太多了,自己跟自己較勁。你對我已經很好了,那么仗義,總想著幫我。我知道的,你是那種路上看到可憐的貓貓狗狗都想撿回家的女孩,我就是你撿的貓貓狗狗中的一個。貓貓狗狗要是覺得哇這是愛情,那肯定就是想多了。我以后不會了,只想跟你做好朋友。”

他笑得沖淡安寧,像是那種含著金勺子出身又讀過很多書性格淡泊的男孩子,說著自己的心,卻又好像無關緊要。這種淡然給他增添了一種奇妙的光環,諾諾歪著頭看他,一時間分不清這到底是個衰仔還是個矜貴的公子。

她的聲音忽然放柔和了,“我聽誰說的,你最近一直在看病,我爸爸認識很多好醫生……”

路明非注意到了她眼中的憂慮,忽然間就有點開心,沖淡的笑容一下子就變得開心了,像個得到了糖的孩子。她還是關心自己的,雖然跟關心貓貓狗狗的程度差不多。

“沒事,放心吧。我病得不重,就是總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夢。我過陣子就去找工作,跟人多接觸就好了。我就是想請你吃個飯,看看你好不好,你過得好我就安心了。”路明非伸出手去,在她手背上拍了拍。

諾諾如釋重負,也沒拒絕這輕微的肢體接觸,因為很淡很雅,確實就是好朋友之間的問候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