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連載 > 龍族Ⅴ:悼亡者的歸來 >

第211章 但為君故(115)

夜深人靜,路麟城和喬薇尼都睡下了,路明非還在屋里忙活。

找到自己的全部資料并不困難,路麟城搞研究出身,很注意資料整理,就像那個規規整整的書柜一樣,路明非的各種資料也捆成幾個文件夾放在他自己屋里的小書柜里。出生證、畢業證、獲獎證書、獨生子女證、還有日記本。

他本地出生本地長大,高中時去叔叔嬸嬸家寄宿,上了本地人都說是貴族中學的仕蘭中學,但成績還是不成,高中畢業讀了本地的一所三流大學,食品加工系,成績中等,也有幾門掛科,如今大學畢業,家中待業。

真特么是毫無閃光點的人生,不過自己本該混成這樣。

他打開筆記本開始搜索,沒費什么工夫就找到了相關的網頁,“虛構癥,指患者在回憶中將過去事實上從未發生的事或體驗,說成是確有其事,患者以虛構的事實來填補他所遺忘的片斷。某些腦器質性疾病患者由于記憶力的減退,而以想象的、無事實根據的一些經歷或事跡填補記憶缺失,稱為記憶性虛構癥。病人應注意合理的作息,避免飲酒,保持陽光樂觀的心態……”接下來的都是些屁話。

“虛構癥?”路明非敲敲自己的太陽穴,“還成個神經病了。”

昏黃的路燈照在窗玻璃上,樹影搖曳,院子里種滿了懸鈴木。路明非心里一動,推開窗戶,果真那根橫斜的樹枝就在窗臺前。這是他從小到大的秘密通道。

畢竟是大學畢業的人了,平時也沒什么像樣的體育鍛煉,不像小時候,瘦得跟猴子似的卻有勁兒,費了不少工夫才降到地面上。

晚風習習,他在院子里溜溜達達,愜意得很。院子并不是他們家的,而是這間研究所的,六七十年代的老樓,蘇式風格,三面圍起,中間留作庭院,院子里鋪上水泥板,留出幾十個洞種上懸鈴木,夏天樹葉密的時候,下雨天不用打傘,乘涼也很好。風從遠處帶來響亮的蟬鳴,幾面窗前還亮著燈,多數人應該都熟睡了,這種冷門的考古研究所,多的就是老學究和老爹這種學術怪咖,不熬夜的。

他忽然站住,轉過身來,看向一個漆黑的水泥門洞,“誰?”

那人從門洞里走了出來,“大晚上的不睡,給你媽逮到你就完了你。”

“老爹?”路明非盯著路麟城,“你在這里干什么?”

“當然是下來抽煙,”路麟城身上果然有淡淡的煙味,“別跟你媽說,嘮叨!”

“你不早戒了么?”

“糊涂了吧你?我下樓抽煙遇到你幾次了?搞得大驚小怪的……”路麟城忽然頓住,摘下嘴角的煙卷,“你媽說你今天又做夢了,嚴重么?”

路明非點點頭,“夢特別真,有點搞不清自己是誰。”

路麟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看了他好一會兒,點點自己的鼻子,“你爹我,還記得吧?”

“你和媽我當然記得,有些事就有點模糊。”

“我那同學是靠不住,最好換個醫生看看,神經類的藥吃錯了反而更麻煩。”

路麟城嘆了口氣,“走,既然下來了,咱爺倆就走走。”

父子倆沿著研究所大院的外墻溜達,記憶中郁郁蔥蔥的麥田現在全推了,幾十臺打樁機靜靜地站在黑暗里。一街之隔簡直是兩個世界,這邊是紅磚圍墻的研究所,墻上爬滿了爬山虎,那邊大興土木,儼然是要建一座新的城市。

“等那邊商品房建好,我們這邊也得拆了,所里的人都說會有拆遷款,錢不少呢。”路麟城悠悠地說,“不過研究所就得搬很遠了,可惜了這么安靜的一個地方,是個做研究的地方。”

“可惜了,那些樹也得推了吧?”路明非也說,“虛構癥對吧?我能治好么?”

“別瞎想,小災小病,”路麟城忽然嘆了口氣,“要不是那個女孩,你也不會這樣,我們家書香門第,高攀不起人家。你還記得那個女孩么?”

路明非想了想,“陳雯雯?”

“什么陳雯雯,陳墨瞳,你仕蘭中學的同桌。”路麟城說起這個名字的時候語氣憤憤,“家里做生意的那個,有幾個臭錢,就覺得自己能為所欲為了!”

“真不記得了,爸你能給我講講么?”

“記不得就算了,不記得是好事!”路麟城狠狠地抽煙,“那種女孩子,沾都別沾!”

“講給我聽聽,真沒事,總要面對現實啊。”

路麟城遲疑了片刻,“不就是黑太子

集團董事長家的那個女兒么?說是你們學校校花,一點都不檢點,跟誰都眉來眼去的。你就是上了人家的當,覺得人家對你有意思,其實人家就是跟你玩玩,正眼都沒看過你。不過她就算想進我們老路家門我也不能讓她進!婊里婊氣的!”他不耐煩地揮揮手,顯然是不愿意多講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