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連載 > 圣武星辰 >

1522、都給我滾

落在甲板上的大祭司加拉瓦,緩緩地爬起來。

他無比虛弱,心中的驚恐,更勝肉體的疼痛。

神明附身,竟然被那少年擊敗了。

“你之前說,翡翠弓不如你的破爛法杖?”

李牧將封印電球收起來,朝著大祭司加拉瓦咧嘴一笑。

他一伸手。

嗡!

翡翠弓劇烈震動。

張成功手指一麻,如過電一般,不由得松開。

咻!

翡翠弓化作一道綠色閃電,直接飛落到了李牧的手中。

“李牧,你……”

張成功大驚。

這把弓自從那位神秘少年送給自己之后,還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,主動飛到別人的手中。

她連續催動心法,想要將已經與自己心神合一的翡翠弓召喚回來。

但竟是得不到絲毫的回應。

“看好了。”

李牧朗聲道。

說著,他右手握弓,左手拉弦。

弓身緩緩地彎曲。

最終如滿月。

翡翠綠色流光,在弓身上游走,然后又順著弓弦,又走到李牧的五指,手掌,手臂和周身。

那一絲絲的綠色流光,仿佛是某種行氣運功的路線一樣。

然后,在弓弦上,一道淺綠色的虛幻箭影,像是素描勾勒一樣,開始幻現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張成功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睛。

李牧竟然在翡翠弓上,直接凝聚出了箭矢。

他根本就沒有用那根靛藍色的箭。

尤其是游走在弓身、弓弦還有李牧手臂、身軀上的那種綠色游光,別人也許不知道是什么,但張成功卻是心中巨震,因為那路線,與自己修煉的煉氣功法,隱隱契合,還要比自己的境界,更加深奧,更加明晰,更加流暢。

隨著弓弦上素描綠色弓箭,越來越凝實,李牧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,也越來越可怕。

“不好!”

游艇上,大祭司加拉瓦驟然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。

他才剛剛來得及躍起。

李牧那一箭,就射了出來。

綠色箭光,仿若一條咆哮怒吼的綠龍,呼嘯而出。

恒河神殿的豪華游艇,頓時就被綠龍吞噬淹沒。

綠箭直接射爆了游艇,余勢不絕,直接將游艇之后數十艘船只,也給波及。

箭矢所向,海面直接被清空。

海面被犁開一道二十多米深的溝壑,蔓延出去數千米,久久不散。

咻!

轟轟轟轟!

這個時候,綠箭撕裂空氣的氣爆聲,和船只爆炸的轟鳴聲,才齊齊響起。

大祭司加拉瓦被那綠芒吞沒了下半身,等到綠芒射過去,才驚駭地發現,自己腰部以下的身體,化作了齏粉消失了,他張大嘴巴慘呼,身形朝著下方墜落,墜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。

“呀?失手了。”

李牧站在烏篷船上,緩緩地收弓。

在他的面前,破碎的船體,漂浮的碎屑,燃燒的海面,還有數十名慘呼求救的各方強者。

大部分都是和恒河神殿,來自于同一個國度。

比如大地女神婆蘇摩底神殿、戰神鳩莫羅神殿、海洋之神娑伽羅神殿的高手強者等等,都集中在這一片區域。

因此被李牧這一箭,給射爆了船只,船上的高手,更是被這一箭射殺無數,偶有幾個實力高絕之人,反應的快,躍起躲避,免去了喪身之厄,但卻也被波及,重傷流血,墜入冰冷海水之中,慘呼求救。

周圍其他各國的強者,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心中驚恐,寒毛直豎。

故意的。

這個家伙,絕對是故意的。

他哪里是失手了,分明是故意一箭射殺了如此之多的印度強者。

報復。

赤裸裸的報復。

還未等眾人回過神來,就看混亂之中,突然有三道黑色流光,快如閃電,朝著遠處疾馳而去。

是恒河神殿的神明。

竟然還有三位!

“哼,哪里走?給我定。”

李牧早有準備,抬手一指。

已經逃出千米的黑色流光,瞬間就靜止定格在了虛空之中。

時間奧義。

表面上看起來,像是某種深不可測的定身術一樣。

“九天雷霆,赦為牢獄……神雷煞,鎮壓。”

李牧抬手一指。

漫天雷霆漩渦再現。

銀色閃電席卷出去,瞬間將這三道黑色流光都捆縛纏住,閃爍雷電仙符,不斷地炙煉。

最終,這三道黑色流光,也被煉化成為拳頭大小的光球。

李牧一招手。

光球朝著李牧飛來。

又是四個星宿封印在手了。

但就在這三顆光球,漂浮到身前的瞬間,其中一顆,猛地爆發出一股強橫無匹的力量,瞬間崩碎了閃電雷霆的封印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朝著李牧的面門撲來。

攝魂奪魄的魔嘯聲爆發。

“小心。”

“不好。”

何五新和葉斐然兩人,頓時大驚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