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連載 > 圣武星辰 >

1521、我曾主宰雷霆

“李牧。”

張成功看到那白色李寧運動服少年,喉嚨里發出一聲低吼。

這聲音,也不知道是歡喜,還是憤怒。

李牧卻沒有去注意張成功的表情。

他坐在烏篷船的穿透,雙腿垂在水面上,張口輕輕一吹。

海面上凝滯著的六團慘白毒霧骷髏,頓時就飄散開來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。

同時,那籠罩在【蛟龍號】上的些許白色毒霧,也一下子都消失了。

“五新兄,有勞了。”

李牧道。

站在身邊,穿著紫色新衣的人,自然是昆侖秘境中,有著魔刀之稱的絕世高手何五新。

聞言,何五新身形一動。

身形瞬間虛了下去。

下一瞬間,卻是出現在了蛟龍號上。

砰砰砰。

出掌快如連環閃電。

一掌一掌,全部都拍在中毒的華夏武者的心脈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噗噗!”

掌力催動之下,華夏武者噴出一口一口的腥臭鮮血。

“你做什么?”

有未中毒的華夏武者,見狀驚怒,連忙阻擋。

但何五新出手的速度,何其之快?

轉瞬,所有中毒的華夏武者,都被他拍了一掌,全部吐血。

同時,他的身形,宛如鬼魅一般,已經重新回到了烏篷船上。

黑色的小烏篷船,輕飄飄地浮在水面上。

“不識好歹。”

何五新站在李牧的身后,一臉鄙夷地道:“你們這群有眼無珠的東西,竟然將昆侖秘境第一強者,驅逐出華夏,活該被人打壓成這種慘狀,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

這時,蛟龍號上的華夏武者們,才發現,被何五新掌法拍過心脈的傷者,氣息勻稱悠長了起來,面色也漸漸轉為紅潤,顯然是體內的劇毒,都隨著那幾口鮮血,噴出了體外。

原來是在治傷。

于是,一個個面色就很尷尬。

張成功的眼中,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。

她之前有那么一瞬間,也想過,如果李牧今日站在這蛟龍號上的話,那華夏何至于如此被人欺辱。

但也僅僅是想過而已。

到此時,心中或許略有遺憾,但并不算是后悔。

畢竟李牧屠戮數百龍組武者,殺害那么多同胞,這罪孽就無法原諒。

她心中很清楚,剛才李牧沒有踏上蛟龍號出手救人,而是讓同樣深不可測的同伴出手,大概就是因為,之前承諾過,不會踏上華夏領土,一旦踏上蛟龍號,便算是違背了諾言。

這個人,倒是很守承諾。

對于何五新的嘲諷,她也不以為意。

有些事情,是原則。

必須堅持。

不說華夏武者的反應,其他各國的強者,這個時候,紛紛面露異色,驚疑不定。

這鬼魅一般出現的烏篷船,和穿上的三個人,都不簡單。

且不說那紫衣霸氣人身法如疾電,出掌解除了華夏武者的毒,就說白色李寧運動服少年,張口一吹,就吹散了所有的慘白毒霧。

輕描淡寫之間見功力。

“這個華夏人是誰?”

“華夏什么時候,出現了這樣的高手?”

“他剛才為什么不早點出手?”

“不過,看他和華夏官方的氣氛,不太對啊。”

各國強者,都在與同伴低聲議論。

一時之間,把握不準這新出現的三人,到底是什么來歷。

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這三個人很強。

非常強。

暫時不宜招惹。

烏篷船上。

“葉兄,勞煩你。”

李牧指了指遠處恒河神殿豪華游艇。

白衣書生笑了笑,道:“好。”

他一拍腰間。

劍吟之聲動天地。

劍光一閃。

腰間長劍,去而復返。

來時,已經斬斷了豪華游艇上的旗桿,將岳局長的頭顱,待了回來。

同一時間——

噗噗噗。

鮮血在豪華游艇上噴泉一樣濺起。

之前一個勁兒嘲諷華夏的十幾個恒河神戰士,頭顱像是西瓜一樣滾落。

其中就包括主祭法罕。

他呆呆地看著手中斷為兩截的白骨法杖,眼神凝滯,然后胸口一道血痕凸顯,不知道何時已經被劍光斬斷了胸骨,白森森的骨頭斷口裂開,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同樣被斬開的臟器,以及后腔的脊椎……

主祭法罕整個人,都被劍光剖為兩片。

身形緩緩地撲倒。

只有大祭司加拉瓦,一臉駭然。

手中的白骨法杖上,一個手指粗細的凹痕,擋住了這一擊。

若是沒有這個真神改造之后的法杖,也許剛才,他也會在不知不覺之間,被一劍斬為兩片吧。

可怕。

加拉瓦看著烏篷船上那個白衣書生,心中一陣恐懼。

“有意思。”

陰冷的聲音,從游艇里面傳出來。

就看那些噴濺到各處的鮮血,突然仿佛是活了一樣,在甲板上蜿蜒游走,最終匯做扭曲的血蛇,爬進了艙門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