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連載 > 圣武星辰 >

1520、李牧現身

翡翠神箭。

是張成功出手了。

來自于神秘高人的翡翠弓,一箭之威,曾經讓李牧也為之感嘆過。

靛藍色箭光過處,恐怖的氣息,直接在海面上,犁出一道數十米深的巨大水溝,激蕩的水汽,在箭尾之后形成了一道水霧龍卷,仿佛是巨龍一般,呼嘯而過。

好可怕的一箭。

原本在看熱鬧的各國強者,頓時都面色肅然,心中陡驚。

華夏!

瘦死的駱駝比馬大。

華夏還有有底蘊的。

不可小覷。

“呵呵呵,張將軍的箭術,果然是威力驚人啊。”

一個身穿著絡腮胡的白袍中年人,不知道何時,出現在了游艇上。

恒河神殿的大祭司加拉瓦。

喜馬拉雅之戰的參與者。

恒河神殿除卻信奉的恒河主神之外,由大祭司主持神殿。

大祭司之下,則是四大主祭。

主祭之下,則是一些普通的祭司,以及神戰士。

再之下,才是信徒。

大祭司加拉瓦地位崇高,在恒河神殿之中,可以說是神明之下,萬人之上。

他的實力,當然也遠超之前出手的四大主祭之一法罕。

加拉瓦的手中,也握著一柄白骨法杖。

說話時,法杖一揮。

一道慘白色鬼火粼粼的巨型骨箭,瞬間生成,飆射出去。

轟!

骨箭和靛藍色長箭,在半空中撞在了一起。

恐怖的能量,瞬間在海面上掀起數米的浪潮。

箭與箭撞擊的中心點,一個方圓十米的海水凹陷出現。

肉眼可見的空氣流波,朝著四面八方輻射,從空中看去,就像是一朵瞬間急速綻放的蟹爪菊,美輪美奐。

周圍的船只都在劇烈波動的水中搖晃了起來。

就在這一片雜亂之中,靛藍色的箭光殘影,竟是未散,直接朝著大祭司加拉瓦射去。

“什么?”

加拉瓦瞳孔驟縮。

他沒想到,自己用真神祭煉過的法杖,竟然都沒有當下這一擊。

“嗯?”

之前出現過的那個陰冷聲音,從游艇豪華艙里,再度出現。

與之伴隨的則是一道淡黑色的光華。

這黑光化作一只手掌,將那靛藍色的箭光虛影握住,猛地一握,咔嚓一聲,就將其捏斷。

靛藍色的光華消散。

而在這個時候,陸浩然只覺得周身的壓力一輕,趁機躍起,帶著古岳宗大長老,終于騰躍回到了【蛟龍號】上。

“噗!”

古岳宗大長老此時,已經是面色青黑,神智都有些模糊,略微震動,張口噴出一道血箭。

黑色的鮮血,帶著腥臭的味道,吐在甲板上,竟然如硫酸一樣,發出滋滋滋的腐蝕聲。

“快,救人。”

陸浩然大聲地喝道,將一枚解毒的藥丹,送入到了古岳宗大長老的口中。

立刻就有精通治療術的醫者和異能者,過來診治傷勢。

而與此同時,豪華游艇上,恒河神殿的強者們,也都回過神來。

“華夏人,這可是你們先出手的,殺我神戰士,傷我信徒,你們這是在挑釁。”

大祭司加拉瓦面色陰沉,厲聲大喝道:“既然你們想要戰爭,那就如你們所愿。”

他高舉雙手,手中的白骨法杖,綻放出刺目的白色光華,口中吟唱著咒語:“偉大的恒河真神,請降下您無敵的神通,賜予我不可戰勝的力量,讓您忠誠的信徒加拉瓦,代表您的意志,行走在海洋中,去懲罰這些無知愚蠢的華夏人。”

黑色的光華,從游艇之中彌漫出來,快速地沒入到了大祭司加拉瓦的身體里。

他渾身散發出的氣息,驟然變得可怕了起來。

一艘沒有任何國籍標識的軍艦上,身形呈倒三角充滿了力量感的迷彩服金發男子,微微皺眉,道:“這種力量,好像真的是神明,難道這恒河神殿一直供奉的神明,真的蘇醒了?有點兒麻煩啊。”

旁邊一位褐色長發的瘦高男子,面目英俊,有些許亞裔特征,戴著金絲眼鏡,看起來溫文爾雅,但臉上始終帶著傲慢的笑:“德干高原的一群野蠻落后的偽神而已,一發神磁炮彈,就可以解決,泰格,我覺得你有時候,過分緊張了,好好看戲吧,呵呵,等到這群東方的猴子們打完了,我們收獲就可以了。”

另外一個亞麻色短發的男子,中等身材,手腕,腳腕和脖頸之間,都帶著奇異的淡銀色護具,黑色的墨鏡扣住了面孔,分不清楚

不遠處,一艘裝備精良的日本捕鯨船上。

淺白色和服裹著凹凸有致的婀娜身軀的美少女,任黑色長發在風中飛揚,臉上始終帶著甜甜的笑容,仿佛是在校門口等自己心上人一起放學回家的職高女學生一樣。

“大人,那好像是式神的氣息。”

一副忍者打扮的紅頭發男子,神態略帶恭敬地道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xjnimh.live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qq官网首页